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征文 诗词歌赋 查看内容

母亲节的思忆

2020-5-11 09:50| 发布者: 韩凤华| 查看: 51| 评论: 0|原作者: 海丝路老翁

摘要: 妈妈离开我们了。但妈妈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她还在背着挎包行走在珠乡的山村田垌中,一边参加剿匪战斗,一边为支援大军解放海南而征集粮草;她还在拿着讲义夹,在烛光中为部队战士补习文化;她还在披星戴月 ...
妈妈离开我们了。
但妈妈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她还在背着挎包行走在珠乡的山村田垌中,一边参加剿匪战斗,一边为支援大军解放海南而征集粮草;她还在拿着讲义夹,在烛光中为部队战士补习文化;她还在披星戴月的下乡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辅导农民上夜校,学文化脱盲;她还在打着雨伞,冒着风雨烈日去学生家中走访;她还在带领师生们到乡村去参加农忙;她还在灯下批改学生作业,备课写教案;她还在伏案疾书,一次又一次的写入党申请书……
妈妈出生在一个乡村的世医家庭,这是一个书香氛围浓厚的古村落,家家户户都以能出读书人为荣耀。但妈妈因为母亲早逝,家庭贫困,无法得到正常的读书机会,因此很早就走上自食其力的道路,一边去帮人打工,一边坚持读书。读书期间,她报名参了军,在武装部做文化教员。
1949年12月3日合浦解放后,接着就进入了支援解放大军解放海南岛的支前工作。而当时合浦的匪患严重,全县大小股匪50余股,县境内土匪总数超过6000人。这些土匪趁大军集中兵力准备渡海解放海南岛,无暇顾及地方剿匪的机之,猖獗活动,到处抢劫,勒交钱谷,造谣恐吓,迫人参匪。还在水陆交通线拦截客商,强行“收税”。股匪不断的袭击人民政府运粮船只及政府的交通员,破坏对解放海南岛的支前工作。这些土匪还互相勾结策应凶进攻各区乡人民政府,时全县48个乡政府中有14个被匪围攻,其中4个被攻陷。穷恶极的土匪杀害政府工作人员、民兵及其家属,甚至剖腹取肝。
为了打击土匪的嚣张气焰,保证征粮工作的顺利进行,合浦支前指挥部根据上级指示,决定把剿匪和征粮结合起来,组织剿匪征粮工作队,实行武装剿匪征粮。母亲本来是武装部的文化教员,有专职的工作岗位,不用上前线,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报名参加了剿匪征粮工作队,被分配在陈铭壁(新中国建立后,连任合浦县第一至第三届人民政府县长)带领的征粮分队,开始了惊险的剿匪征粮战斗生活。妈妈就是这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上了投笔从戎的道路。   
    剿匪征粮工作队的主要任务是深入农村乡镇,配合区中队等地方武装开展防匪反匪清匪工作,广泛发动群众交公粮,采购船只竹木、马料谷粮,还要配合开展税收工作。由于当时解放军的主力部队是以解放海南岛的渡海作战为主,还没有对合浦的土匪展开清剿,剿匪征粮工作队在农村遭到土匪的偷袭是难免的。虽然队员也配备有一定的武器,但由于大部分是非战斗人员,加上经常和钱粮打交道,更加容易成为土匪偷袭的目标,在深入到山区乡村的时候,更是危机四伏。因为不但要面对土匪的偷袭,还会随时遇到意想不到的突发性危险状况。有一次,妈妈所在的工作队发生了集体急性屙呕的现象,重症者吃进什么就屙什么。当时曾怀疑是土匪投毒所致,但在征粮任务紧迫,身处山区的情况下,工作队员们一切以征粮为先,自找山草药应急,坚持着去完成任务。正是有了这种舍生忘死为革命的初心,在全县人民同心协力的支持下,按时为解放军征集到了大米450多万公斤,马料谷70余万公斤,船只400艘,船工700余名,还有修船工、码头工近2500名,有力地支援了解放军渡海作战。
1950年6月,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渡海解放了海南岛后,解放军第四野战军部队3个团先后开赴钦廉地区,与原驻合浦的广东省军区二十四团一起,以摧枯拉朽之势对股匪开展清剿,至1951年初就基本肃清了匪患。
剿匪征粮工作结束后,工作队员们有两种安排选择,一是在政府部门安排工作,二是可以根据个人的意愿择优安排。新中国建立初期的青年人,很看重对文化知识的追求,而且,当时由组织保送读书,可享受免费待遇,还有一定的生活补助,妈妈和相当一部分征粮工作队员都选择了读书,由政府保送进入师范学校学习。
  师范毕业后,妈妈被安排在县城中心小学任教,不久又调任城郊小学教导主任,开始了教书育人的终生职业。妈妈的教书生涯在学生、家长中有许多口碑传诵,其中的两件事至今提起仍感人至深:
1955年,学校里一位老师的丈夫,因“反胡风运动”致死,留下的遗孀一人抚养四个孩子生活,境况十分艰难。在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处境中,妈妈多次从经济上资助这位老师抚育子女。直到六十一年后的一天,也就在妈妈去世前的两个月,这位老师的儿子登门探访时,还对当年妈妈资助他家的情景记忆犹新,感叹不已地回忆说,当年父亲因“反胡风运动”去世后,别人都不愿靠近,只有苏老师(我妈妈)还敢于在生活上不间断的接济他家。有一次,他亲眼见家人拿着我妈妈的储蓄本去取了钱后,本子里就只剩下几分钱了,这是多么难得啊,这一情景成了他终生中难忘的记忆。关于这一件事,此前我从未听妈妈提及过。当我就此向她老家求证时,妈妈只是平淡地说:那时候她们一家苦啊,又无人敢亲近,大人可以捱,小孩子就难捱了。我在生活上帮她们一下是应该的,
妈妈在调任城郊小学教导主任之初,正逢三年自然灾害引发饥荒困难时期,不少学生家中都有亲人因营养不良患了水肿病。妈妈不但经常深入到学生家中探访,还尽自己的能力予以资助治疗。其中有一位叫大妈的家长因身患水肿集中治疗,家中小孩子无人照管,妈妈了解情况后,立即把正在学校读书的大妈女孩接到家来承担起照管的义务,直至该家长痊愈后,还一直承担这位女孩的读书生活费用,至读中学毕业。后来这位家长就认了妈妈作干女儿,她的子女也就一直与妈妈以兄弟姐妹相处,直至妈妈退休后几十年间相互往来问候仍不断。这种友爱之情,在今天看来弥足珍贵。
正当妈妈全心全意地投入她所热爱的教育事业,并积极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候,文革开始了,母亲一夜之间成了“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经过了没完没了的批斗抄家之后,又被剥夺了教书的权利,造反派们还以学校不是“走资派的避风港”为由,将妈妈赶出校门,押送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改造”。就在那个艰难的日子里,妈妈得到了乡亲们(时称贫下中农)的收留和帮助,不但提供生产队的工具房给我们居住,还以妈妈教学效果好,有利于提高贫下中农子女学习成绩为理由,反复向“革委会”提出要我妈妈回校教书的要求,经过了乡亲们一年的争取之后,“革委会”同意让妈妈回到学校教书,但又规定星期天和没有课的时候,都要到就近的生产队参加劳动。
妈妈回到了学校,重新拿起教案给学生上课时,大部分的老师都还在农村接受“再教育改造”。而给学生上课的大多是临时从生产队或工厂选拔出来的积极分子,来当“工农兵老师”,他们之中有的连小学还没有毕业。在这样的环境中,学生们根本就无法完成课本知识的学习。为此,妈妈主动为这些“工农兵老师”补习备课知识。而这些“工农兵老师”中,有些曾是揪斗妈妈的造反骨干,但妈妈不计个人恩怨,全力全责去辅导他们,他们也认真的向妈妈请教,还成了好朋友。没想到,妈妈这样做又成了“毒害”、“腐蚀”“工农兵老师”的罪恶行径,再次被赶出校门,下放到了连公路都没通,离县城100公里外的偏远渔村。
即便如此,妈妈还是无怨无悔,坚定执著地“相信党 、相信祖国”,在工作中埋头苦干,只要政治环境稍有宽松,母亲便会锲而不舍地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尽管其中也遭受了不少冷遇和讽嘲,但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信念。直到国家的开放改革进入了政治体制的层面,而她也已经退休之后,才实现了她用大半生去苦苦追求的政治目标。
妈妈入党,是退休以后的事。那天的情景,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
  妈妈退休后就从学校搬到县城和我住在一起,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上街买菜,回来后用心细致地炮制各式菜肴等小孙子放学回来吃,这已经成了每天的规定动作。然而有一天,妈妈告诉我,她今天要回学校开会,没有空去买菜了。妈妈退休已经好几年了,按惯例只有在教师节才回去参加例行的活动。而且,母亲退休前教书的学校是公馆中学,离县城有100多里路,为了照看孙子的生活,因此妈妈回校的次数也不多。是什么活动如此的重要,让她放下每天的规定动作,跑到百里之远去开个会?下午下班到家,妈妈也刚好回来了。虽然经过了来回100多公里路的颠簸,但她没有丝毫疲倦的样子。吃晚饭的时候,她老人家很正式庄重地对全家人宣布:“我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了。今天回学校开会就是参加入党宣誓仪式的。”听了妈妈的话,我突然醒悟过来,这可是对她老人家几十年来的信仰追求的肯定和慰藉啊,虽然这种慰藉来得太晚,但我知道,这是一代人的信仰坐标,母亲经历大半生的执着向往与坚韧追求,才完成了这一信仰坐标的攀登历程。
生活的磨难,铸造了母亲的坚毅、乐观和热心肠。时代的风雨,浇铸了母亲的刚强开朗、不屈不挠的追求信念。母亲的形象,在就这样充满着自信和活力,定格在我的心中,成为永恒的励志图腾。
正是因为有了妈妈这种信仰魅力的影响和激励我们一家祖孙三代都成为中共党员。这正是他老人家最希望看到,并留给子女们的珍贵财富。
    安息吧,妈妈,天堂没有疾病困扰,没有世俗牵挂。
    我们来生再续母子情缘!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母亲节忆往昔下一篇:回到那年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9-20 01:50 , Processed in 0.152009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