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亚嘣比冒”——兵团记忆

2020-5-13 16:35|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30| 评论: 0|原作者: 雷午寨主

摘要: “亚嘣比冒”——兵团记忆 1991年,第一次回“第二故乡”——瑞丽农场,一到场部就看到以前经常来卖东西的几个缅甸“比郎”(大嫂),只见她们已经韶华逝去,变成了一个个老“蔑巴”(老妇人)。只见她们几个围着我 ...
1f3748d8b3b74820a69c8810f0fc567a_jupiter.jpg
“亚嘣比冒”
——兵团记忆
    1991年,第一次回“第二故乡”——瑞丽农场,一到场部就看到以前经常来卖东西的几个缅甸“比郎”(大嫂),只见她们已经韶华逝去,变成了一个个老“蔑巴”(老妇人)。只见她们几个围着我们,看了又看,突然,一个人指着我说到“亚蹦比冒”,那几个老蔑巴都齐齐的看向了我。久以忘却了的名字,一下子勾起我深深的记忆。
是啊!这是缅甸人给我起的名字,意思是“照相的男孩儿”。
    那是1972年的事儿了,边疆地区环境闭塞,当地的傣族要拍照一是跑县城,要走近30公里,二是去缅甸的南坎也要过了瑞丽江再走上10公里。我当时已经正式调到了场部,场部旁边又盖起了一个大的服务社,厂里计划好,要在服务社开个照相馆,而我宣传办公室主管照相的人,就成了“兼职”的照相师。
    在我探亲时场里就买好了座机,而我回来就带着两部相机:一部135的“东方”;一部120的“海鸥”,还有几百个胶卷,那时,刚有彩色底片,但太贵,还没有普及的老百姓头上。
    服务社的照相馆就设在一排房子的最北边,后窗户正好对着我们的宣传办公室,出了办公室两三步就到了后窗,从墙边绕过去就是相馆的正门。进去后一间房子就准备做拍摄大厅,大厅的后面靠南边有一间房子,当做暗室。暗室里摆放着几张台子,分别放着放大机、曝光箱、显影罐、显影盘、定影盘、脸盆,水池有两个安置在房间的两边。大厅里放着从北京买来的座机,已经拆箱,但到我离开时,还没安装起来。不是我懒,是场里(以前是兵团的营,后来是农垦的分场)意见不统一,尽扯皮。始终没开起来!
我回来时带了几百个120胶卷,胶卷有时间限制,过期就作废了,再加上瑞丽是亚热带地区,天气潮湿,一不留神、保管不好,胶片就发霉了。几经周折,终于领导确定,照相馆不正式开业,由我临时开始工作:就是我利用业余时间,给大家拍照,然后洗出来交给照片的主人。定价为120一份6X6的一张底片、两张照片,收0.50元。
    这样,我这个“亚嘣比冒”,就上任了。我在服务社的宣传栏里,自己写了一篇《告示》,意思是“相馆试营业,赶街天、星期日上午可以找我拍照,每份0.50元,一底两张,我不在时,到宣传办公室找我,……”云云。
    刚开始,来找我的是知青,尤其是四川知青,好多人一来到兵团,赶紧借了军装,照上一张军装像,给家里寄回去。北京、上海、昆明的知青也来找我,多是拉着我,去风景好的地方去玩儿一上午,几个人摆好姿势让我照;寨子里也有来的,多是“小普少”(女孩子),穿着漂亮的筒裙,要么摆姿势、要么挑担子、要么拉我去她家的竹楼前,拍上一张。
    开始还好,人来的少,白天上班,写文章、下连队,晚上进暗室,把胶卷冲了,把晾干的胶卷裁开、曝光、冲洗好,丢到水池里泡着,第二天一早上光、干燥,然后裁好、包装起来。最多是街天,可能会照上10卷以上,那就要连着几天忙着了。
    我算过一笔账,在北京买胶卷,一卷0.72元,照12份6x6的,理应收回6.00元,但我只算成功10份,那就是收入5元。利润是还可以的。但我跟场里说好了,我就按这个工作,每份都开收据,最后,按收款上缴所有的钱。这样我就有了每卷两张底片的富裕,可以给朋友“走私”一下了。但有时给人家照瞎了,我的余地就少了!呵呵……
    相馆开起来之后,生意越来越好,“名声”越传越远,就连贺赛、弄坎、雷允,甚至南坎的傣族都来找我照相,那些经常往来的“比郎”们,更是带着自己的亲戚来找我,她们就住在弄坎、与南坎隔岸相望,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南坎照,她们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南坎照一张相、在你这里可以照5张”原来是价格杠杆在起作用。她们一直觉得我“一定好有钱”,因为照相在她们看起来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当,南坎照相馆老板,就特别有钱。这样,我这个“亚嘣比冒”的名字,就越飘越远,缅甸傣族的心里,就只记住了我这个名字。
    就这样,我探亲一次,带一些胶卷,一次300——500个不定,不定期上缴财务一次收入,少则100多,多则2、300元,我也怕相馆失窃,不敢留多的钱在暗室里。前几天收拾房子,看到当时的交款收据,上面“张绪告”的印章还清清楚楚,可是蓝靛纸复写的数字、日期却模糊了,只好抱憾丢掉了。(多好的“文物”啊!)
    我又拿起我手中的相机,对准这几位过了二十年还记得我的“比郎”按下了快门,不管是漂亮的“黑比郎”,还是最能说的“麻子比郎”,还是一直要我去当女婿的“瘦比郎”,我都拍下了她们的样子。能让人们记忆20年,真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记于2020.05.12



本帖最后由 雷午寨主 于 2020-5-12 14:51 编辑

题目是傣语,最近似原来发音的原话。
“亚嘣”是照相,“比冒”是年轻男人,一般都写为“卜冒”,但他们发音还是近似“比”的音。
——又及
DSC00367_wps图片_副本.jpg[attach]915865[/attach][attach]915866[/attach]


DSC00378_wps图片_副本.jpg今天发文图片上传不顺利,只好一张一张发了。



DSC00398_wps图片_副本.jpg
1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6-2 16:19 , Processed in 0.154009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