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征文 诗词歌赋 查看内容

自言自语修改稿

2020-5-17 16:32| 发布者: 韩凤华| 查看: 19| 评论: 0|原作者: 东山峰知青

摘要: 《自言自语》 年轻时,谁都很美,俊男靓女、粉面娇唇;年老时,都一样,皱纹横生,满面风霜。我们都在世间的生活里挣扎,还没有来得及与快乐拥抱,还没有来得及有所成就,就早早的拿上那张退休的蓝本本了。人生的遇 ...
《自言自语》
      年轻时,谁都很美,俊男靓女、粉面娇唇;年老时,都一样,皱纹横生,满面风霜。我们都在世间的生活里挣扎,还没有来得及与快乐拥抱,还没有来得及有所成就,就早早的拿上那张退休的蓝本本了。人生的遇见,不偏不倚,一切都在乎自己的命运。
       退休后,的确有一大把的悠闲时间去修复自己的生活了。老宅在家里,就有种直面的焦虑的心态,身体仿佛也被剧烈地搅动着,于是,我开车试着无目的地的驶向长沙湘江风光带,目光锁定波光粼粼的江水,让思绪与景物连接在一起,回归人性本身。坐在堤岸上,眼帘印出江中的一块陆洲,岛上有数百颗杨柳树,树冠大已垂过河水,就像在常德的柳叶湖畔一样,彷佛此地遇到了灵魂的知己,又像是靠近了青春的化身。是啊,在湘江边,遇见的每一个人可能都是一个“知己人”,听见波浪的喘息声。一切如同做了一回心灵的暴露疗法,让精神上的痛切慢慢减轻。
      无论如何改变,镜子都默默承受了一切,镜罩着岁月无情地染白了我的鬓发,镜罩着时光悄然的绉折了我的脸颊。回首人生的一段勃忽倒影,童年、少年、青年、中年的流哀却永远难以泯灭。自己的过去早已隐入了尘世的烟云,而关乎我暮年的事却刚刚开启。照拂弱者,在中国传统思维的大门口,捎来了关于养儿防老,门当户对,百事孝为先的古老伦理讯息,这种概念文化的萃取,渗透于每一代社会成员的心理深处。
       其实,人心都很脆弱,常言道:养儿防老。可现在有多少老人却孤单守在自己家中,无法与儿女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子女们都应观念的变化,或因为工作忙,或因要应付种应酬,或贪于自己的享乐,或因晚辈与长辈心不能相近甚至嫌恶长辈等等,致使老人活在孤独中。当年一首“常回家看看”曾打动过多少人的心!儿女大了,父母也老了。在如今吃穿不愁的年代里,送给父母物质上的东西已属锦上添花之举了,但亲情、精神的关怀却渐行渐远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悔恨有时也成了笑柄!
      如今社会,养老最靠得住恐怕还是自己!留钱留房是扎扎实实的道理。那种散尽家财不返悔的人可能终究还是会被’悔’字所悟醒。
        由中国传统文化以儒家为内核,还有道教、佛教等文化形态演化而汇集成的一种反映民族特质和风貌的各种思想文化,正逐渐被当代年轻人的价值观念所轻视和健忘,这是一种不可否认的社会变迁敏感的折射。
我不怀疑有做得好的子女们,也不反对老人们的许多传统观念,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考虑将来会发生的事。唯沉默才是最高的轻蔑,若无其事才是最狠的报复。了解人性,其实就是对自身的一种反省。生活的法则,人性中的无尽沉浮,都改变着有关人生哲学的蜕变。‘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我生活的不确定性正是我希望的来源。曾经,人生最辉煌的拱心石则是喷薄而出的青春时期。知识、阅历引导我沿着人生经历阶梯拾级而上,步入那个恢弘而高古成熟精神殿堂。只有重拾“青年”的身份,才能真正称得上时代浪潮中的‘赶潮儿’。否则不过只是浮沫而已。  
      事实上,“青年”与“青春”从来不是相同的概念。有人说;现代意义上的青年,是工业革命时代的产物,至今也不过200多年历史。在中国的古典文学中,虽时常出现“青年”“少年”,但指的不是特定年龄层的人,也没有其他寓意。青年的发现,不过是“五四”前后的事情。随着科举制的废弃、近代教育系统的确立,“青年学生”这一群体逐渐形成;而在当时国破家亡,救亡图存成为首要任务的时代背景下,不少有识之士在线性时间观的影响下,开始“发现”青年,他们不断在舆论上对青年进行鼓与呼。
      姑且不论,‘青春’与‘青年’。只涉及我自己,虽然也曾吃过一些苦头,遇到过人生的低谷,但我始终不予沉沦,然后进入散发着神秘气息的知识城堡读过繁目众多的书本,但总感觉知识面依然还是寥若晨星。岁月只会青睐于那些把内心变得丰富的人,不管你活得成功与否,只要问心无愧,努力了,对得起自己,足矣。平日里,我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脸的矜持,却也能感受到日后喷薄而出的自信。入老以后,更感觉如此!
      狂飙的理想梦,然已过去大半,对于亲历者和现在的我,仍然还有可能。我还期望继续通过文学的喜好,强行咀嚼着自己的写作计划,没想到迎来的却是无比艰难的道路。但无论如何,依然要还原自己曾经的愿望,毕竟那是我终身要做的事情。
      从知青时代的流金岁月里,我的文学梦起始于16岁,定下的想要搞出一部属于自己的宏伟作品,其精神执着是多么的值得骄傲和留恋。但现在拟定的写作大纲,细化到哪种程度,脑海里还只有一些模糊的概念。虽有一定生活和写作积累,但真正要创造出精彩的情节甚至人物却还是有着一定的困难。时常,码字时候迸发出的灵感纠缠我写作的冲动。它常常驱使我进入一个创意,以及一个主角,然后故事便从这个主角开始,仿佛自己进入了未知的世界,随着创作的进行,作品的主题思想和人物典型的塑造忽隐忽现、断断续续,慢慢的,主角遇到越来越多的人,经历越来越多的事。而这些没有理清的头绪,随着时间的推移,多次被搁置,也耽误了不少时间,是否会卡在结构的掌控,人物的把握呢?这种危机四伏的感受,是否会磨灭了当初的创作热呢,我不知道?   
       真是暮鼓晨钟具有穿透人生的力量!以此为起点,这一生,总有很多人和事和我擦肩而过,在来来回回中,最多的是留不下一点痕迹的过客,而能陪伴我一生走下去的,只有自己的梦想和那缘分较深的几人而已。
       日子流水一般滑过,我终于学会安静了,学会将自己慢下来,留意一些往日忽略过的美。最后发现,其实岁月是宽宥的,待我不薄。这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所谓温饱,不是奢侈,所谓发展,也不是放纵。”老了,逐渐泛黄却依旧温暖的年代故事仍熏染我退休后的惬意生活。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包含着父辈的恩赐,农民的血汗、工人的奋斗和军人的牺牲,还有我自己时时刻刻渗透的心智与体力的双重博弈。特别是曾经上一辈们和我们这一代人拿着微薄的工资创造的大量的财富用于国家建设,攒下了宝贵的资本,打下的基础,换来了今天的盛世。
      延伸到修复现在的生活状况,我不想把自己真实的意图都掩埋着。真实、坦荡、富有同情心、还有些人性的柔软、但又过于自信、傲在骨子里、带着一点不可理喻,还有一点狡黠的可爱,渴望用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合成生命的现实老人。我把自己的观念扒出来给大家看。这也不完全是坏事。看看,你就会明白,人心啊,哪里经得起岁月的折磨?至今,依然有一些还让自己的一半灵魂生活在错觉里的退休老年人,他们将自己困宥于琐碎的日子里而活不出新意,被传统观念的信仰和对自己身体的衰老而恐惧,想追求老年生活品质却又怜惜孙儿一样在体内纠缠。最终被蓄谋已久的传统观念束缚于头脑之中而精疲力尽。
      熬过了青葱岁月,一旦老了,身边就多了一个最残忍的字眼‘造孽’。不堪一击的身体衰退,窘迫的亲情关系,都会左右着悲恸与绝望的情绪。花销巨大的抚儿育孙的代价,但收获甚微的心境。藏着无言的呐喊与迷茫,怎样都填不满。就连走路脚步,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所以,我想老了,多一份自私,但仍不失心里的一种情怀,我不求别人如我一般,因为眼帘里还存有昔日那份旧情。老了,生活不要安排得太满,人生不要设计得太挤。不管做什么,都要给自己留点空间,好让自己可以从容转身。老了,留一点好处让别人占,留一点道路让别人走,留一点时间让自己思考。
      如是,在自己及所能及的条件下,做我想要做的事,享受应该享受的生活。几十年下来,居然拥有了从日系车到德系奔驰车的变迁;还在一百六十多平米温馨的房间里做了外公,闻到了充满乳香的外孙女味道;并且时常在挤出时间阅读着各种书籍,爬爬格子甚至还出版了自己的《散文随笔》和《诗集》;空闲的时间里,还呼朋唤友,观山川景色、玩农家乐、聚会餐馆、打些纸牌;赌来了生活的顺利,感受着人生的完美。
       落笔之余,意犹未尽。人生的许多感悟又再次冉冉升起;如果想要认识思想层次更高的人,需要先提升自己,利用各种空闲时间静下心来读书,或者去不同的地方走走看看,开阔自己的视野和见识。跳出固有的圈子,这样整个人的心境都会有一个很大的改变。在与人交往交流的时候,也能够让对方看到更好的自己。如果自己没有真才实学,即使有机会接触到新的圈子,但是没有共同的话题,彼此就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有短暂的相交,也会换来后会无期。感情最好的状态,就是两个人有默契,并且能力势均力敌,这样的感情才能维持得更长久。
      内心的自言自语到了一个段落,时间已进中午,阳光正照射在水面上,反射出道道炫目的光辉。被雨侵坏堤岸的新苔绿稍稍还有点滑,初夏入横的叶绿布满了眼球,闪耀着阳光折射的尘埃随时间的光速,就这样。卷走了青春,卷走了年华,剩下的只是一个被岁月刻下深深印痕的伤痕累累的躯壳,和一颗怀旧苍老的心。
       离岸之别,我想,青春已经松开了你的手,老人们啊!别再哭过之后才想起时代在变,多想起山里的清泉、林间的小鸟、路边的草花,生命从来都是全方位、多层次、活色生香的体验,更多回归到人本,更多呈现质感的生活,更多镌刻一些时代的细节,朋友,一定请你学会给自己打伞。
2020.5.11草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6-2 17:19 , Processed in 0.139008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