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知青劳动-----二 文/东山峰知青

2020-9-29 20:18|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101| 评论: 0|原作者: 东山峰知青

摘要: 晨雾在微风的吹动下滚来滚去,极像冰山雪峰,有种飘然欲仙的感觉。我虽看不到太远,是雾常常档住了我的视线。雾是山区的常客。‘小雨小干,雾天大干’,这是那时队上出工的口头禅,岂不知,雾兴云涌的天气非常潮湿, ...
晨雾在微风的吹动下滚来滚去,极像冰山雪峰,有种飘然欲仙的感觉。我虽看不到太远,是雾常常档住了我的视线。雾是山区的常客。‘小雨小干,雾天大干’,这是那时队上出工的口头禅,岂不知,雾兴云涌的天气非常潮湿,它不亚于蒙蒙细雨。稍久时间眉毛上会挂满一滴滴水珠,头发如刚刚洗过,全身都有种湿淋淋的模样。当你收工回家绝对没有热水和火烤,冰冷冷知青宿舍将冷落你一颗火热的心,相互瞧见的是鼻孔挂着鼻涕和雾水,一副狼狈至极。
冬天来临,我突然想起农场场部的那些人,他们的膝盖紧贴着炭火,双手来回在炭盆上搓揉,一张纸报纸、一杯热茶放在旁边,心头会陡然涌出一股不甘,因为,我们的工作条件即使人标准几乎是超年龄、劳动强度的工作。不仅仅劳动干得无比沉重,干活的时间和工作量增加了两倍甚至三倍。
眼见得大都是十六七岁,超体力劳动,你才会意识到知青是多么杰出的人。由于实物缺乏、生活极端贫瘠、造成营养不良,他们大多身材矮小,甚至有的还发育不全,几乎个个有副绝佳体型:手起老茧、结实而灵活的腰,小而凸的臀部,任性十足的心态,哪里都没有一点儿赘肉。
或许,每个知青队上的情况都莫过如此。我流窜过隔壁几个知青队上,所以才会对各队的劳动过程有更多了解。主要是因为仅仅从一个知青点到另一个知青点就很不容易,很难再注意到别的。从某方面说甚至令人沮丧,或者说至少不像你预想的那样。你溜进任何一个队,及居住环境,生活条件,干活情况都八九不离十。仿佛日子突然慢下来,只有望着山下公路的客车才有给你回家的错觉。
山区的冬天来的特别早。进入十月山上甚至可以烤火了,甚至可以到来年阳历的四、五月份。出人意料的是,还要数寒风呼啸的冬天出工。我扛着锄头、铁锹、簸箕去修公路,垒大寨田。外面的雪,一直飘着,让人不寒而栗。大家都不愿意出工,不愿被那寒冷的气息包围,就连云彩也不见踪迹,让这天显得更苍茫寂寞了。出工的哨声吹响了,那是队部支书吹的,它如同无声的鞭子突然猛抽在我身上,逼得我拿起长筒套鞋穿进去,哎呀一声,套鞋里面的冰疙瘩还未融化,那刺骨的钻心的疼痛是难已用语言表达的。现在的人们不会明白这种感觉,除非他在山区或是在北方亲身经历过那种气候。
我粗略地想象,当身体用热量把套鞋里的冰鞋垫底融化后,到第二天紧接着又被冻成冰疙瘩,而且,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现在想起来心理猛然还有一阵抽搐的痉挛。
回城也遇到糟糕,拼命工作,省吃俭用,结婚生子,不惑之年却又碰到改革开放,下岗的绳索紧紧勒住我的咽喉让我如同惊弓之鸟,前几十年已经让我筋疲力尽,还因为人生有些上坡,身体也大不以前,总感觉每一节脊椎上都有的永久的疤。当贫穷到了一定程度,基本上大多就没有能力去思考教养、出路和眼界。当生存成为唯一的奢侈品时,这个世界所有的繁华都只是摆设。
那个时候,人都是划分层次的,只不过这个划分很委婉,不会拿到明面上更不会在谁身上明目张胆地贴标签。人分三拨,第一是高干子弟,享受社会特权,第二是高知、文艺世家,知识基础好,家里有资源,第三拨就是平民家庭。我们这拨知青,除了加倍努力,夹起尾巴做人,能不能成,剩下都得交给天命。
回忆起曾经的知青生活,一时间你会觉察到,不同的人生活世界是多么不同。在上山下乡的世界里,知青完全了解了‘三大差别的概念;熟悉了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巨大这种在私有制社会中表现为对立关系的痕迹依然环绕在我们身边。
命运对于人生的意义正是它的不确定性,这种力量超越了人本身的控制力。所以,既取决于个人对于命运的态度,更取决于个人对人生的立场。在“命运”面前,我或许并不是一个先知的“智者”,但我还是有些准备,要用自己风华之年的生命证明自己坚守的不屈的精神,担得起不折不扣的无畏勇者。
或许,知青是最能够代表体力劳动者之一,不仅因为其工作性质如此骇人的糟,更因为它是那个年代至关重要的必要现在却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如此远,如此隐形,隐形得叫人能够忘记,如同忘记血管里的血。甚至他们的劳动也如现在农民工所一样遭人羞辱
一些混得比较好或稍许有些名气的人不会怀疑自己知识分子的身份和所谓的地位。但不知他们是否意识到,至少在开车或走路时到农民工的劳动和扫马路的环卫工人的辛苦?是否了解几十年前只因为知青们豁出了一条命,改革开放才能如此进行?让如今所有人相对而言还算富足的生活,都实实在在是底层苦工换来的,他们不成年的体魄,黧黑的皮肤,用双臂和心酸换来了今天。
现在,有些人却无知无觉,但不论怎样,现在的社会几乎把知青都给唯独知青曾还是记得自己,记得曾经的劳动,记得他们经历了共和国最艰苦的阶段,记得为改革开放做出来巨大贡献。
换一个角度,看人性互踩互害的世界,与地狱无异;而互帮互助,则随处都是天堂。因为自己是知青,也淋过社会的风雨,所以愿意去为别人撑一把伞,因为自己受过伤,所以愿意去守护别人的脆弱。
还好,兜兜转转,我终于混到退休之日,此刻,才如释重负。上述之说已经被人们忽略了,每想到山区,想到知青的劳动,毫无疑问,也呛得人几乎窒息。
  
秋天,渐行渐美的来临,季节的身段日渐丰盈树桂花香遍了我的心扉。此刻,文字依然在吐露时光的密语。夜晚静悄悄的,我舒展四肢,再次一个人安静地伫立于窗前,闭目细嗅清风送来沁人肺腑的凝香。良久,抬头望那满夜的忽闪忽闪的星光。
是啊!知青那些往昔的劳动,依稀还在耳畔环绕;那些内心的叹息,已经少有人在意;那些熟悉又繁忙的场景,一遍遍在脑海回放。纵有千般感慨万种情愫,也只能莞尔一笑。往事恍惚如梦,随一缕缕时光的暗香,在风中残留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11-1 00:17 , Processed in 0.151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