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无路的宿舍

2020-12-27 19:41|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60| 评论: 0|原作者: 圣平

摘要: 无路的宿舍 我经常回忆起当知青的事情,总觉得有许多令我无法忘怀的东西。今天想说说我们当年的知青宿舍。3月的一天,张江文、杨爱平等几个知青去插过队的满洲坡村,因怀念住过的宿舍,前往观看。几人走进废弃已 ...
             无路的宿舍

       我经常回忆起当知青的事情,总觉得有许多令我无法忘怀的东西。今天想说说我们当年的知青宿舍。3月的一天,张江文、杨爱平等几个知青去插过队的满洲坡村,因怀念住过的宿舍,前往观看。几人走进废弃已久的院落,但见一院荒草,房屋破败,门窗半朽,一片萧瑟的景象。他们把拍照后的图像发在了知青微信群里。
       1975年3月,我们30多个中学生到满洲坡村插队,刚去时都零散的住在农户家里。没多久,国家就给村里拨来足够的建材,房檩椽子都是红松木的,砖瓦可从县砖瓦厂尽管拉,让村里给知青建宿舍。当时的村干部在村子的东南角选择了一块凹地,也就是一个大坑,盖了13间房子,是为知青宿舍。
       建在大坑里的宿舍,房顶没有村民的房基高。前面是村里的养猪圈,猪圈比宿舍高出有五米,后面是高出屋顶的一排村民的窑洞,西面是一条通往公社和瓦沟台村的村路,东面是高过宿舍的农田,后村民在田里建了住宅。
       因为房子盖在坑里,没有走道,村里给在宿舍和大坑间的一个二尺宽的缝隙中,垫了几块石头和土,又在上面搭了一个不到两米高的梯子,知青出出进进就是从这个缝隙里的梯子爬上爬下。挑水、扛粮、抬重物等都是走梯子,用煤时,村里的马车从高出屋顶的路上往坑里一倒,知青再把煤抬到自己宿舍的门口。特别是在用水上,其实离的水源很近,但是没有路,从地里回来洗漱时,男知青有力气就用水桶去水池打水,再从梯子挑下来。一些女知青便不好意思地拿一个茶缸子去伙房水缸里舀水,一缸不够再舀一缸子。有勤快的女知青用洗脸盆到水池打水,回来就托着脸盆下梯子。以后伙房让每人留一个水壶,提供些许帮助。负责做饭挑水的知青因每天要用约10担的水,练就了挑水下梯子的“本领”,有的村民还专等着看他挑着水下梯子,他肩扛150斤的粮口袋上下也是快步如飞。院子里散养着几头猪,不用担心跑了,是它们无路可跑。在这里,我们共住了有四年。
       知青走后,开始有几户村民搬进去住,可是往后就没人住了,一排宿舍成了残垣,房檐伸手就能摸着。如今,坑里丛生的杂草,房子的破窗和烂门,都在默默地诉说着村民当初对知青宿舍建造的狭隘与近视,最让人遗憾的是,国家的财产没能成为村里的财富。村子的中间有一条从山西和内蒙过来的公路,那么好的建材,如果在公路旁建起一排房子,那一定会给村子增色,也可派上其它用场,想想真是可惜。不过,当年村里决策的革委会主任是个大字不识半箩筐的人,也就不足为奇了。也许,过不了太久,院子和宿舍就可能渐渐被垃圾和尘土湮没,成为平地,村里就不会再有一个大坑了。
       触景生情,年轮驶过物是人非,青痕犹在无法忘怀。知青,是我们这一代人刻骨铭心的经历,有难以忘却的痛和爱,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光荣和自豪。
       在那个凹坑院子和那片土地上,我们曾用青春的笔墨,涂写过最美最浓的色彩。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1-1-28 18:43 , Processed in 0.146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