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天苍苍野茫茫》第五十六章 二

2022-6-25 08:58| 发布者: 韩凤华| 查看: 139| 评论: 0|原作者: 韩凤华

摘要: 二 白乙拉的蒙古包里挤满了前来看望朝克和乌尼尔的乡亲们,大伙坐在一起唠得热火朝天。 “朝克,你这一走就是十年,总算回来了!你们老两口有福气啊,四个儿女都干了大事,你也用不着再像我们一辈子撵羊屁股了。” ...
                                               二
    白乙拉的蒙古包里挤满了前来看望朝克和乌尼尔的乡亲们,大伙坐在一起唠得热火朝天。
    “朝克,你这一走就是十年,总算回来了!你们老两口有福气啊,四个儿女都干了大事,你也用不着再像我们一辈子撵羊屁股了。”敖特根说。
    朝克抽了一口烟说:“你们说说,现在咱们罕乌拉谁家没有在城里吃皇粮的!敖特根,你的大儿子现如今在盟里的银行上班,听说还当了什么科长,二小子当老师,不跟我一样吗?官其格当了咱们苏木长,他的弟弟沙格达尔是咱们苏木中学副校长,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大学毕了业都分配到呼和浩特工作,我掰着手指头都算不过来咱们罕乌拉走出去多少年轻人。”
    白乙拉无限感慨地说:“是啊,我算了算,罕乌拉已经出了五十一个大学生,中专生一大堆就不用数了,我家的老大毕业就留在内蒙古大学工作,过去咱们敢想吗?说一千道一万我们还得感谢人家蒙凯老师啊!”
    “你们还不知道吧!”朝克捋着胡子自豪地说,“蒙凯的四个孩子都在国外读完了博士,那三兄弟老大是教授,老二是航天专家,老三是什么计算机专家。”
    “什么是计算机?”一个牧民问。
    “我也说不清,反正都是有大学问的人。女儿清华在美国工作,你们知道这小丫头一年挣多少钱?”
    “多少?”几十双眼睛一起盯着朝克的脸。
    “猜猜看!”朝克故意卖着关子。
    “一万!”
    “两万!”
    “五万!”
    “十万!”
    朝克笑眯眯捋着胡子一直不说话,敖特根说:“十万还不够多啊?自打新中国成立,咱全罕乌拉的人加起来也没挣过十万块钱。”
    “到底挣多少?”白乙拉焦急地问。
    “说出来吓死你们。”
    人们眨巴着眼睛互相看着,朝克伸出了三根指头。
    “三百万!”
    “哦喇嘛!”
    “你们可没看见,清华那姑娘长得比仙女还好看。”白乙拉的妻子啧啧着嘴说。
    朝克又点上一支烟接着对大伙说:“这次她回来,还要帮她妈妈在额仁戈毕建一座现代化的中学,这姑娘一下子就给她妈妈一千万。”
    人们听得目瞪口呆。人群中不知谁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惜啊,巴图其林没这个福气。”
    这时候,蒙古包外传来汽车的马达声,老乡们纷纷出了蒙古包,去迎接他们敬重的蒙凯老师和她从美国回来的女儿。看着年轻貌美的清华,妇女们不住地赞叹着。
    “孩子,你出了国也没忘了咱罕乌拉草原。”敖特根激动万分。
    “敖特根爷爷,不管走到那里,罕乌拉永远是我的家!”
    “清华,你阿妈把我们的孩子一个个送出了草原,给他们插上翅膀飞向四面八方,现在你又回来帮你阿妈建学校,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们草原上的人世世代代永远忘不了!”
    “敖特根爷爷,好日子还在前面呢!”
    当一家人回到额仁戈毕的时候,沙格达尔给他们送来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方倩!”
    蒙凯惊呼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你?”
    “蒙凯姐!”方倩紧紧搂住蒙凯的肩膀,心中充满歉意,“蒙凯姐,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我能理解,你扔下孤独的老父亲和年幼的儿子远走异国他乡,一定有你的苦衷。好了!留着话我们慢慢说,来见见朝克大叔和乌尼尔大婶。”蒙凯把方倩拉到身后站着的两位老态龙钟的长者面前。方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就是大叔大婶?”
    蒙凯点了点头,方倩激动万分,上前一步拉起两位老人的手:“朝克大叔,乌尼尔大婶,我是方倩!”
    “你是方倩姑娘?”
    “大叔大婶,谢谢你们这么多年对小弟的养育和照顾。”
    “小弟头年也上了大学。”
    这时候方倩一眼又认出了蒙凯身边站着的娜仁花,高兴地喊起来:“娜仁花!这么多亲人我都看不过来了!”
    娜仁花却不冷不热只点了下头,方倩的心一下子凉了半节儿,但是脸上没露出丝毫不愉快,又转过身看着蒙凯身边那位极富魅力,及其漂亮的年轻女孩问:“这位是……?”
    “我是蒙清华。”
    方倩倒退了一步:“你是小清华?”
    “方倩,清华只比你早到一天,你们俩就没碰到一块儿。”
    “就是碰到一块儿,哪敢相认?清华,你太漂亮,太有风度和气质了!让阿姨好好看看你!”
    清华只勉强笑了笑,这让方倩心中一阵作痛,她强忍着内心的痛楚问清华:“听雷虹阿姨说,你一直在美国?”
    清华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就走到乌尼尔身边,拉着她的手说:“奶奶,咱们进屋吧!”
    方倩的眼里浸满泪水。
    “方倩,别跟她们计较。”
    “蒙凯姐,我亏欠你们的太多太多!”她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流进嘴里,苦涩涩的。
    “方倩,别这样,大伙儿刚见面,应该高兴才是。快进屋。”
    娜仁花和清华的态度让方倩十分尴尬,进屋也不是,不进去也不好。进退两难的她只好说:“蒙凯姐,好久没看见草原了,我先到草地上走走!”
    “方倩,坐了一天的车还不累,跟我进去。”不容蒙凯再说什么,方倩朝东边的草地走去。
    “娜仁花!清华!你们出来!”蒙凯十分生气地喊着。两个人急急忙忙出了门,就见蒙凯一脸严肃站在那里。
    “冷茶冷饭可以吃,冷言冷语难忍受!你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一点气度都没有?”
    “一点点小气就受不了了,她怎么不想想这十几年别人是怎么为她受累,怎么为她付出的!”娜仁花气愤地说。
    “别把人想得那么坏!”
    “不是我把她往坏处想,是她自己就这么做的。”娜仁花仍然不服气。
    “清华,你做晚辈的,为什么也给方阿姨脸色看!”蒙凯的脸气得通红。
    “妈妈,是我不好,我去把方阿姨请回来!”
    “你们俩一块去,请不回来,谁也别再进这个家!”
    娜仁花没想到蒙凯会发这么大脾气,也不敢再吭气,拉着清华朝方倩走的方向追去。
    “方阿姨,等等我们!”两个人快步追上来。方倩赶忙擦去眼泪,强颜欢笑站下来等她们。
    “方倩姐,是我不好,不过,你也理解一下我们的心情。”
    “我能理解,我亏欠你们的太多,亏欠蒙凯姐的就更多了,今生今世怕是还不清这份情!”说着眼泪不由自主又流了下来。
    “我们没用你还什么情。方倩姐,蒙凯姐这一生你应该最清楚,她遭遇的磨难和吃的苦是我们谁也无法承受的。当年她刚把自己的四个孩子从屎窝尿坑里拉扯出来,你又扔给她一个牙牙学语的幼儿。你不但扔下一条小生命,还把你们合办的学校扔给了她,她一个人承担了学校的全部课程,夏天不管多热,她都得在火毒的太阳底下一站就是一天;冬天不管多冷,没有教室,她得分两拨给孩子们上课。讲课讲得口干舌燥都顾不上喝一口水,晚上还得为你伺候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有一年冬天,她出去寻找在白毛风中迷了路的学生,差点冻死在荒郊野外。当我第一次回来见到她的时候,看着她那发绿的脸色,我的心都在流血。”娜仁花越说越动情,竟止不住也流下眼泪,“可你连声招呼都不打,不辞而别,一走就是十几年,蒙凯姐为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你知道吗?”
    “娜仁花,你质问得对!”
    方倩再也不忍心听下去,呜呜地哭出声来。好一会方倩才止住哭泣说:“母亲去世后,我万念俱灰,连班也上不下去。我想回内蒙把儿子接走,又怕父亲不能接受这个现实。重回内蒙古,觉得对不住刚刚去世的母亲。思前想后,痛苦矛盾的心情无法排解。正在这个时候,遇见一位同学正要到加拿大开办公司,他们缺英语翻译,建议我去。我想去了加拿大一旦有条件就尽快回来把儿子接走,也好减轻蒙凯姐的负担。可是到了加拿大,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白天黑夜忙得死去活来,哪有精力照顾孩子。于是我改变了主意,想拼命工作几年,挣点钱回来和蒙凯姐一块办学。这次回来,我不打算再离开额仁戈毕。”
    “方倩姐,原来你是这么打算的!”
    “方阿姨,对不起!是我不好。”清华上前拉起方倩的手。
    “方阿姨,我们快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她还生着我们的气呢!说不把方阿姨请回来,我们永远不能进她的家门!”
    “方倩姐,我还从来没见过蒙凯姐发这么大的火,今天她可是真的动了气,咱们赶快回去吧。”
    一进家门,清华就大声喊起来:“妈妈,告诉你个大好消息,方阿姨不走了,留在额仁戈毕和您一块办学!”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9-27 18:13 , Processed in 0.137007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