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天苍苍野茫茫》第五十九章 二

2022-6-30 08:26| 发布者: 韩凤华| 查看: 106| 评论: 0|原作者: 韩凤华

摘要: 二 一大早,南开就被一阵门铃声吵醒。他昨天加班到黎明,刚刚睡下不一会儿,就听见门铃响,“是谁这么一大早就来?” “你睡吧。我去看看。” 南开的妻子开门一看是复旦,惊讶地叫起来:“复旦!你怎么有空来?快 ...
                                                  二
    一大早,南开就被一阵门铃声吵醒。他昨天加班到黎明,刚刚睡下不一会儿,就听见门铃响,“是谁这么一大早就来?”
    “你睡吧。我去看看。”
    南开的妻子开门一看是复旦,惊讶地叫起来:“复旦!你怎么有空来?快进来!”
    “嫂子,南开哥哥还没起?”
    “他刚刚睡下。干他们这一行没个钟点,常常把白天当黑夜,黑白颠倒着过。你还没吃早饭吧?我去给你准备。”
    “不用,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那我去把南开叫醒。”
    “不忙,不忙,让他再睡会儿。”叔嫂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小声聊起来。
    南开的妻子问:“妈妈的身体好吗?”
    “打从我记事起,妈妈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只是硬撑着罢了。”
    “方倩妈妈的身体好吗?”
    “我妈妈的身体不错,我不常在家,她就和蒙凯妈妈住在一起。”
    “妈妈身体不好怎么不去看医生?”
    “多次催她到医院检查,可她总说没时间。有一次娜仁花小姨都跟她急了眼。”
    “后来去没去?”
    “没有。我们谁也说不动她。”
    “要强迫她去看医生!迪迪放了假,我回去,我和娜仁花小姨非把她拉到医院不可。”
    “我看难,蒙凯妈妈简直就是工作狂,为了她的学生可以不要命。”
    南开睡不踏实,睡着以后仍然梦到有人在敲门,再也睡不着索性就起床下了楼。
    “南开哥!”
    “是复旦啊!早知道是你我就不睡了。”
    “嫂子说你刚刚睡下,搅了你的好梦,我该事先打个电话过来。”
    “打什么电话,回家来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妈妈她们可好?”
    “还好,两个老太太忙的一塌糊涂。”
    “妈妈一辈子都这样,庆幸的是方阿姨在她身边。复旦,你是来出差的?”
    “朝洛蒙舅舅派我来给公司购置新设备。”
    “刚刚一年又要上新设备?”
    “前不久一个中东地区的贸易代表团到公司和我们签下了一个天量的大订单,他们看中了咱们乌兰乌德肥尾羊,所以还得上一条加工成品羊生产线。”
    “好啊!朝洛蒙舅舅的生意越做越大,有什么困难吗?”
    “朝洛蒙舅舅让我来找你。”
    “什么困难?”
    “缺少资金,我们原先的贷款才刚刚开始偿还,银行近期不会再给我们贷款额度。”
    “大约需要多少资金?”
    “初步算下来,建厂房,购置设备,培训人员等等至少需要八百万。”
    “我来想办法。和外国人做生意,尤其是和中东地区的商人打交道千万马虎不得。回去对朝洛蒙舅舅说,加紧准备,还有什么难办的事就来找我。下个月北大就回来了,他也可以帮一把忙。”
    有了南开的鼎力相助,复旦很快完成了定购设备的任务。与此同时,朝洛蒙也开始了厂房建设和招工培训工作。公司人事部门的门前又一次熙熙攘攘排起长队。前来报名的牧民子弟络绎不绝。但是,培训工作让他发了愁。技术人员都在岗位上,而且每个人都担负着几项工作任务,他和方复旦以及公司的高层领导忙得首尾不能相顾,怎么办?夜已经很深,朝洛蒙仍然为培训新员工的事发着愁,脚下的烟蒂扔了一大堆,屋子里烟雾缭绕,呛得他直咳嗽,只好来到院子里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月朗星稀,草香花香刺激着他的鼻翼,使他忍不住痛痛快快打了几个极其响亮的喷嚏。这下子把刚刚迷迷糊糊睡去的方复旦也惊醒了,撩开窗帘一看是朝洛蒙,方复旦便也来到院子里。他们听着拴在院子里的牛的倒嚼声,嘎吱、嘎吱,此起彼伏,单调的声音在他们听来就像一首悦耳的音乐。一会儿,朝洛蒙问:“压力大吗?”
    “大,很大很大!我都快喘不过气了!没想到公司业务发展得这么快。”
    “是啊!这批新招用的工人如何培训?我想得脑仁儿都快出来了也没想出个好办法。”
    复旦抬头看看天空,天空那么深邃广大。他向西面望去,那里还有一个窗户亮着灯,心中不由一动说:“朝洛蒙叔叔,你看,我妈妈她们还没睡,走!找她们去!”
    两个人借着月光很快来到蒙凯家。
    “这么晚了,你们还没睡?”方倩看看儿子。
    “您和蒙凯妈妈不也没睡?”
    “遇到难题了?”蒙凯看看复旦,又把目光落在朝洛蒙身上。
    “蒙凯姐,焦头烂额啊!”
    “朝洛蒙,由奋斗过程到成功境界,中间需要有恒心做桥梁。拿出你们搞科研的劲头来!”
    “蒙凯姐,搞实体可不比搞科研轻松,千头万绪,我们两个做学问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方倩也替他们着急,忙问。
    “新招用的员工,我们既抽不出人力也挤不出时间培训。”朝洛蒙苦着脸摘下眼镜,头仰在椅背上。
    “哎!这倒是个新课题!以往,我们只顾往外送学生,没考虑培养专业技能人才,朝洛蒙,培训员工的事我们学校接!”
    朝洛蒙和复旦同时站起来,又几乎是同时说出两个字:“真的?”
    “咱们好好合计合计。”蒙凯推开面前的一摞作业本,“你们看这样办好不好?”
    “蒙凯姐,你快说!”朝洛蒙有些迫不及待。
    “从长远计议,我们今后要针对牧区发展,开办职业技术培训班。眼下先培训你们的新员工,星期日全天上课,由我们学校老师上日常课,包括企业管理、公司规章制度、岗位职责、礼貌礼仪、职业道德、公司发展等等;每天晚上七点到九点学习专业知识和技能,由你们公司派出专业技术人员讲课。机器设备到位以后,再上机实际操作。”
    “好!完全利用业余时间,既不耽误我们学生上课,也不耽误你们公司的正常工作,两全其美!”方倩拍手叫好。
    “哎呀!不闻大论,则志不宏;不听至言,则心不固!蒙凯姐,有你这一席话,我什么都不愁了!”
    “方倩,咱们俩就更别想早睡了!培训教材还得咱们编!”
    朝洛蒙忙说:“蒙凯姐,方倩姐,老师们的讲课费我们加倍付!只是辛苦两位姐姐了!”
    “能为你们公司出点力,我们巴不得呢!”方倩满脸泛着兴奋的红光。
    “妈妈,您要关心蒙凯妈妈的身体!不能让她太累了。”复旦忧心忡忡。
    “复旦,你就不关心你妈妈身体?”蒙凯笑着说。
    “我妈妈身体比您好,再说,我妈妈也比您小。”复旦有些不好意思。
    “儿子了解我们!复旦,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蒙凯妈妈的。”
    朝洛蒙想说什么,嘴张了张,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蒙凯站起来推着他,“行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我们也要睡觉了!”
    朝洛蒙和哈吉姆·穆罕默德签订的交货合同期限是十个月。这十个月朝洛蒙和方复旦以及他们的员工几乎累脱了一层皮。朝洛蒙马不停蹄穿梭于盟、旗和苏木之间,联系施工单位,落实施工队伍,亲自查验施工材料。建设厂房这种关乎公司百年大计的事项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逐项落实。两个月后,当全部建筑材料运回额仁戈毕,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来找蒙凯。见了面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蒙凯姐,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什么?”
    “给我点儿时间让我睡一觉。”
    “我还指望你回来给培训班的学员上课呢!你都累成这个样子,我只好亲自披挂上阵了!把你那些专业书拿来,我抓紧时间备备课,给学生上课不能有半点儿马……”
    还没等蒙凯把话说完,朝洛蒙已经趴在桌子边打起呼噜。蒙凯心疼地摇了摇头,轻轻带上门来到走廊,自言自语道:“哦!累并快乐着!”
    方复旦被朝洛蒙派往各苏木去收购羊,他走家串户马不停蹄。而最累的工作就是到羊群里挑选优质羊。有时候在一户牧民家就得花上半天工夫。五个月的时间,他跑遍了方圆几百公里的牧户家,连日的奔波,小伙子已经力不能支。今天他来到罕乌拉,把这儿作为最后一站,是希冀在自己的家乡稍稍歇息歇息。这儿是他的出生地,在这片肥美的草原上,他度过了童年,又跟着朝克爷爷乌尼尔奶奶度过了一段少年时光。这儿又是公司的牧业基地,罕乌拉的家家户户都有子女在公司工作。
    这天黄昏,他带着他的员工,迎着橘红色的晚霞回到罕乌拉。一进到奥特根爷爷的蒙古包,连一碗奶茶都没喝完就靠在哈纳上沉沉睡去。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醒来的时候,他的员工早跟着奥特根爷爷的孙子公司收购部经理红格尔去了罕山,牧民的羊群大多都在那里。
    “奥特根爷爷,您怎么也不叫醒我!”
    “孩子,你太累了!爷爷不忍心叫醒你。回家了,事情让红格尔去办。”
    “红格尔一样累!”
    “爷爷知道,你和朝洛蒙是公司的领导,比谁都操心,就叫他们干吧,爷爷给你把关。”
    “我去替红格尔。”
    “别管他,那小子经磕打。”
    “不行啊!爷爷,把我的部下累倒了,谁来支撑公司?他们可是公司的顶梁柱。”复旦匆匆吃了饭,出门认镫上马,向罕山飞奔而去。
    十个月后,哈吉姆·穆罕默德准时踏上了内蒙古大草原,踏进了乌兰乌德畜牧业集团公司的大门。他坐到朝洛蒙的对面,郑重其事地说:“朝洛蒙先生,我们的供货合同今天正式到期,你能按期交货吗?”
    “哈吉姆先生,我们中国人从来都说话算话,何况是这么大宗的贸易往来。”
     哈吉姆瞪大了吃惊的眼睛,“你是说你能按时交货?”
    “没有问题。”
    哈吉姆心下狐疑,中国人难道有三头六臂?
    朝洛蒙站起来非常自信地说:“哈吉姆先生,请您和您的同事到车间视察生产工艺流水作业和验货。”
    一行人来到宽敞明亮而又完全现代化的车间里,哈吉姆完全惊呆了,只见银白色的机械轰隆隆运转,身着橘红色工作服,戴着白色工作帽、白口罩、白手套的员工们有序地在各自的岗位上熟练地操纵着各种设备。一只只经过精细加工的成品羊鲜亮光滑,排着队被缓缓传送到冷冻仓库。哈吉姆简直难以相信,仅仅十个月时间,从建厂房,到购置安装设备,收购活羊,直到生产下线,一整套全新的生产流水线就展现在他眼前。他知道,在他的国家,建设这样一个规模级的工厂,并且达到相应的生产能力,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而中国人只用了十个月。哈吉姆不得不由衷地竖起大拇指:“中国人太棒了,中国人讲信用!”
    “哈吉姆先生,请您验货。”
    “不用验,看过了你们的厂房、设备和流水生产线,我们完全放心!”
    晚宴上,哈吉姆端起酒杯走到朝洛蒙面前,诚恳而坦率地说:“朝洛蒙先生,我此行的目的原本是专程来收取一笔不菲的违约金的,想不到违约金得不到,马上还需支付你一大笔货款!”说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哈吉姆先生,违约金您永远别想得到!”
    “朝洛蒙先生,我已经电告我的财务总监,货款已经汇出,三天后到账,请你也相信我!”
    “哈吉姆先生,我们既是商业合作伙伴,也是彼此值得信赖的朋友!”
    就这样,一种值得信赖的贸易合作伙伴关系长期建立起来,一种朋友间的长期友谊也牢牢地在各自的心田开花结果。此后,鲜嫩可口的内蒙古乌兰乌德肥尾羊源源不断运往中东,又销往全世界。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9-27 19:17 , Processed in 0.139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