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贵人老宋

2022-8-4 10:09|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86| 评论: 0|原作者: 江苏地子

摘要: 贵人老宋(散文) “贵人”一词,似乎辞海和字典查不到,但社会中确实有这样的角式或身份。贵人应该是有实力、有能力相助他人的人,比如提拔有能力的人去相应的岗位任职,比如救助贫困人士解决问题,又比如“贵人” ...
贵人老宋(散文)
“贵人”一词,似乎辞海和字典查不到,但社会中确实有这样的角式或身份。
贵人应该是有实力、有能力相助他人的人,比如提拔有能力的人去相应的岗位任职,比如救助贫困人士解决问题,又比如“贵人”为他人提供成长的机会。
这样的事例,我妈好像有“贵人”的影子。
早年,我妈在某小学任教,她校一位女的青年老师考上了师范院校,女老师的家庭经济似乎不足,我妈就主动为她提供学费,几年后,小学老师当上了师范老师,称我妈为干妈。
贵人之少,一生中极少极少。而我遇到贵人,真是庆幸和机遇。
我文中写的贵人,老宋,原是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科长。他在公司的尊称是宋科长。当然是他为我们解决住房问题以后,他常来我家玩。他总是不喜欢我们称呼他科长,他说称老宋为好。
后来想想,他的年龄比我们夫妻二人仅大十岁,可以算大哥了,前面加个老,其实按辈分来说,也是尊敬。
老宋是我前妻的一个顾客,前妻曾在一家商业国企工作,是服装部的副经理。因为老宋的关系,加之前妻对客户的热情周到,老宋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也常找我前妻买服装。
老宋常来我家,是他为我们解决了住房以后,因为他的单位与我家比较近,到了饭点,他会骑一辆自行车,带上河鱼、河虾、江鱼、江虾来我家吃饭,说是吃饭,其实菜是他带来的,往往鱼虾也是他洗他煮他炒的。
他烧的鱼虾,很香,香味也常常飘到楼上或楼下,当然,那要看风向了。
老宋来我家,几乎不吃饭,只饮酒,而酒局限于黄酒,据说温和不易醉,还养生。所以,我们家常会备一些黄酒。
在此以前,我们全家并没有称他为贵人的想法,这个想法,是我提笔准备为他写文章前几天的一场梦开始的,因为梦见老宋,我便开始构思,构思当然必须有题目。
曾有几个题目,以后选定了这个题目,我以为确切,而且带有对他的感恩情愫。
我和前妻均是插队知青,回城时一穷二白。
前妻先祖为富贵人家,可想当时房屋盈盈,毫不缺砖缺瓦缺地。时光轮回,前妻今生在房屋上的磨难,却与我一样,还真不好说。
回城后,前妻分在纺织厂,我分在商店工作。为了结婚有房子,经我舅舅介绍买了一间半平房,总价两千元,那个年代,工资水平仅月二十几元。
有万元的话,可以到城郊买一个院子。
我和前妻的住房问题,一直难以解决。逼得我从学校调到工业公司,也逼得前妻为调一个好单位,归还原单位的半套房。
为何结婚时买的一间半平房要卖掉?这是观念问题,只想得到一套公房。那时前妻和我的工作都有了变动,工作好于以前的工作和单位。
那时商品房还只是说法,没有人能想到商品房成为中国的潮流。
可恶的是这一间半房,本身年久失修,有些歪斜,而东墙隔壁邻居竟然将一根粗铁丝,穿墙拉到我家房檐上。晒衣服尚可,若是晒几条被子,有风时,还能听到房子的喘声。
邻居家有三个男孩,都是武相会打架的样子,而我一个男人,书生面孔。虽然占着正义的地盘,因不愿生活在不愉快之中,遇上这样的邻居土匪,让我下决心卖去私房,争取公房。
私房出售后,我与前妻还有孩子挤到父母家的一小间,后又到郊区租了房子。
争气的孩子,那时上小学,他竟然一个人来往于学校与乡下的出租房。
后来,前妻单位的书记发了善心,给我前妻半套房。另半套房是一位军人家属。
还没有住上半年,我调入的工业公司,了解了我的住房困难,经领导会议讨论研究,将一个小套的公房钥匙交给了我。
当时,我是好心准备拿小套房换邻居的半套,没想到邻居的男人不识好,反跑到我公司告黑状,原来他想把我们赶到小套,他们住大套。
这以后,我在无奈的情况下,不让公司领导为难,将小套房退了回去、、、、、、
半年后,行政性公司解散,我最后只拿到十几个平方的平房。
老宋得知我的小套为马路边上的拆迁房,机会来了,马上出手帮我们解决大房子。
原来,按老宋的说法,他可以用安排劳动力的方法补足小套换大套的面积。一年后,我的小套换成了大套。当然,老宋也帮另一位换房者解决了一些问题。
现在的这个大套,没有老宋的神操作,我们也没有机会享受公房优惠出售。当时只花了2万多,就实现了产权私有,至今这套房已价值百万元了。
其实,老宋为我们帮了大忙,我们一直没有表示,曾经问老宋,需要什么,我们买一些东西送他,他说不用。
想想他的条件也真够好的,他把儿子也调进了房产公司搞拆迁,大女儿在电信局,大女婿是某集团的领导。二女儿在法院工作,只是二女儿后来得了癌症,不幸离世。
应该说二女婿也有很好的工作。
据说,老宋原在农村是大队干部,颇会经营。从乡下到城市,他把一家人安排得舒舒服服。机会是在文革结束后。
我想起了我单位的某领导,原来也是大队干部,后来一路高升,升到了市委常委、正部长。
应该佩服老宋的能力是相当大的,他的善心亦是充足的。
我从小到大,住房这个难题,父母亲戚亦无能为力,只有老宋能帮到我们,我们只是朋友。
因为老宋的帮忙,我们的住房条件改善,儿子也在附近重点中学入读,后又考上重点大学。
我父亲原为师范教师,后期下放到农村,加之我姐、弟与我下乡插队。下乡前,父亲心善,看邻居一儿一女,将家中一间房借给邻居,而邻居亦是教师,一对无德行的教师。几年后,我们姐弟三人回城,我父亲也回城,邻居却反目为仇,不承认我父亲借房子,是单位分的。而单位在经过文革以后的人员变动,也无人出面澄清。
可贵的是,我年少血气方刚,凭正义正理,在邻居儿子结婚前,到马路对面卫校,用弹弓将邻居马路边的窗子玻璃全打碎。邻居只好与他人换房。我们又乘邻居换房时,将父亲借出的一间房夺回。我所说之事,象是故事,却是事实。
关于房子的曲折和故事,老宋听我和前妻说过一些。但事实是,在我儿子上初中的时候,全家人还没有一套象样的住房。这个情况老宋是知道的。
当然,如果我是无房户,要请他帮忙,也是天大的难事。只因为我们能拿出十几个平方的拆迁房,这也让老宋有了解决问题的基础。事情也许有点巧。我在构思和修改此文时,还时常想起一个问题。老宋为何愿意为我们帮上这个大忙,是有善心,这是肯定的。还有一个因素,即老宋自从二女儿病逝后,对人生有所醒悟,该为全家及后代善行积德?
也许有这个因素,如果有,这也是正常的、、、、、、
前妻患病期间,我认识了一位兼职家政。她在工厂有一份工作,利用休息,也会兼职家政。
那个时候,我让她偶然在家里做点饭菜,以便我与前妻去医院回家用餐。
在了解了这位家政妹的情况后,我颇为同情。她们母女二人,家政妹住厂里,女儿大学毕业后租了房子在工作,月薪的大部分都给了房东。
前妻病逝后。得知家政妹也退了休,面临女儿找对象,母女俩想买房,我出于自己住房的烦恼,同情她们。她们想贷款,银行贷不到。我借了钱给她们。买房钱不够,我还掏了很多的积蓄。
一个人想遇上贵人,也许三世难求。
贵人首先必须是爱心大使,在社会上充当一“善”的使者。老宋是标准的贵人。
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如果我有机会当上房地产商,我会为他人提供便宜的住房。如果我是地方房地产官员,我会为无房者、少房者提供最经济实用的解困房、、、、、、
亲记得小学时读过杜甫的一首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诗中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批天下寒士俱开颜。
诗人的草屋破了,但他想到了没有房屋而受寒受冻的人。因该说,这是他为人作诗的高品。
老宋虽不是文人墨士,但他的心怀还是善意通达的,在他的为人上,具有古代诗人的善意大美。
前妻生病前,曾经好多年没有机会遇上老宋。我与前妻去外地带孙子,离开本市。
前妻后来回来了,没多久就生病了。老宋则经常买水果来看望前妻,前妻的葬礼,老宋也来了,则是因为他身体年老,有家人陪着。
前妻去世后,我曾买了东西去老宋家几次,他也留我吃饭,很客气。他家的住房是两个特大套合在一层楼上的。这是他退休后,自己搞房地产开发赚来的,虽然不能和其他开发商比,但他也给儿子挣了房产。
老宋成宋老后已八十多岁,他的心脏有房颤。是他大女婿从上海请了医生为他手术。宋老告诉我,他躺在医院病床上,医生和他边说话边手术,气氛甚好。
又过了两年,我因机关退休支部的工作,加之自己身体常有毛病,便少了与宋老的联系。
我常常想起他,常感恩于他。一次我打他的手机,接收机的是另外一个人,我不认识,如果是宋老的家人,我提起宋老,他会解释,但对方不认识宋老,我料想不好、、、、、、
不管怎样,作为贵人,老宋、宋科长、宋老、宋祥民,我会永远记在心中,清明节我会为他烧上纸钱。能够遇上贵人,是我一家人的幸福,幸福不忘头顶上的天,幸福不忘脚下的平方。而我也时常以宋老为榜样,为社会报以善言善思善行善德。
象老宋这样的贵人,人世间还是太少太少,因为我没有听到第二个与我同样的故事,只是常常听到上海、京城的房价是如何如何高,只是看到青年人远离高房价。
同是涉足房地产工作,老宋与别人是不好比的。因为他心善,没有善心,他也当不了贵人,你说,是吗?
作为省级作家,这位贵人如果不写出来,或者写不好,我会不安心,我终于落笔成文。不管怎样,我已将宋老作为自己的家人了,希望写他的散文,能在全国最高级的文学网站或杂志,被收录留存,如同我撰写父母亲的散文被收录一样、、、、、、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10-7 16:51 , Processed in 0.149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