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偶遇萧然 文/狼房

2022-8-23 11:30|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58| 评论: 0|原作者: 狼房

摘要: 偶遇萧然 我小的时候长的挺好看的,起码我母亲这样认为,他曾经给我儿子说:“你爹小的时候全庄长的最好看!” 但是后来我越长越丑,这让母亲大为担忧,经常叹息:“你长得这么丑谁家的闺女嫁给你啊?”母亲并非 ...
偶遇萧然

    我小的时候长的挺好看的,起码我母亲这样认为,他曾经给我儿子说:“你爹小的时候全庄长的最好看!”
    但是后来我越长越丑,这让母亲大为担忧,经常叹息:“你长得这么丑谁家的闺女嫁给你啊?”母亲并非杞人忧天,我到兵团的时候才二十岁,人人都说我老,偶然有个女战友给我写了一个纸条:“大哥,你不要自卑,其实你是一个大摔锅----”
    我一看勃然大怒,摔锅就摔锅了,怎么着吧!结果女战友大哭一场,说我不仅老而且特别土,土老帽、土鳖----我还死不悔改,说我老就老,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我把网名“掐出水”改成“兵团老头”----
    若干年后,我才突然明白,“摔锅”和“帅哥”同音,这个女战友说我“摔锅”其实是说我是个“帅哥”----这事闹得,网络语言不是耽误事吗?我急忙找到女战友道歉,说知道摔锅的本意了,希望再续前缘,话没说完,旁边窜出一个大狗:“拉倒吧,兵团老头,时过境迁,没你的事啦-----”
    这样我就真的没事了,随着时间随着网络,人们对于男性不再在乎好看难看,大家都是老头了,我的兵团老头的名字实至名归还越传越远----
今年夏天我去兴城避暑,因为疫情不敢张罗,每天就是一个人今天从东走到西,明天从西走到东,叫作散步,或许因为疫情严重,政府只顾管人,忘了管鱼,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我就偷偷在河边垂钓!
    这天钓到八点,没有什么收获,我和王西岩说:“不钓了,到早市买几条得了,反正你大姐也看不出来----!”
    我们一起到早市买了几条小黄花鱼,西岩说:
   “你买黄花鱼大姐一看就不是钓的,南河哪儿有黄花鱼啊,买几条鲫鱼吧!”我说没事,我都糊弄她一辈子了,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听后面喊:“老头老头---!”
    我没有回头,我虽然听见了,满大街老头多了,再说我买黄花鱼冒充钓的,就是糊弄老伴也不算大错啊---
    “老头老头---”我觉得是喊我,就停下来,心里想,买鱼的钱我给了啊,用手机扫描付给他的,是不是我的鱼忘了拿了啊,车筐里有鱼啊,我什么事露馅啦?回头看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朝我跑来,一边说:“看着就像老头,看见你背着一个鱼包肯定没有错----!”
    我有点愣怔,来人面熟,像我的战友萧然,但是他在武汉啊,越看越像:“是不是萧然---!”
    “是的!”
    哈哈哈哈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巧事,他在武汉,热出鸟来,到关外找个不起眼的地方凉快凉快,哪儿成想我们相遇了。
    兵团的时候萧然在二师十三团,在网上我们经常见面,网下也聚会几次,但是无论如何在关外小城见面还是让人惊喜,我们急急忙忙留下话茬就分手了,回家洗洗鱼腥气我和西岩就到萧然住的交通疗养院找他,和他约好到我家吃个饭!
    第二天我和西岩早早到南关购物准备午饭,说实话来个战友比来个家人亲热的多!
    但是饭后我们又匆匆分手了,其实我和西岩还策划在和萧然约会几次,但是我带着孙子,虽然是假期但是孩子的网课安排的满满的,而且我的弟弟一家也到了,这样我忙的没有再和萧然见面,今天想想一是觉得对不起,另外也觉得遗憾!
    兵团人非常认可自己的兵团战友,说天下战友是一家一点也不夸张,以前我们一年总要大规模聚会几次,如今聚的越来越少,见面越来越少,我们真的老了,什么事也办不了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9-27 19:15 , Processed in 0.151009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