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一路向西……(续)

2022-9-4 14:39|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61| 评论: 0|原作者: 草田

摘要: 老杨儿子委托其在拉萨工作的同事,为我们订好了宾馆房间,还特地为他老头子购买了预防高山反应的红景天和高原安。但参观布达拉宫的时间则需要本人的手机在网上预约。老杨因参观过布达拉宫,所以这次他不打算再去。他 ...
[attach]1036796[/attach]
老杨儿子委托其在拉萨工作的同事,为我们订好了宾馆房间,还特地为他老头子购买了预防高山反应的红景天和高原安。但参观布达拉宫的时间则需要本人的手机在网上预约。老杨因参观过布达拉宫,所以这次他不打算再去。他说现在一想到那三十多层楼高的院墙,他就心里打怵腿杆发软。林拉高速公路上,老杨开车,我操作手机打开小程序,在公众号里没费多大周折,便成功地预定了第二天午后的参观时间段。
真不愧是阳光城,清晨的拉萨,我到车内取物的一小段路程,就感受到阳光灼人皮肤的利害了。关好车门时我发觉驾驶位左前轮的胎压好像有点低,便给老杨说,我准备下午在太阳落山后,用气泵为前胎加点气。老杨一听,感觉有点不对劲,因出发前他在成都已给四个车轮补充了气的,“可能有点问题。”他决定把车开到补胎店去检查一下,于是他叫我在网上搜一搜。网络显示,补胎点距离酒店约六、七公里路程,我决定和老杨一起去。他说我预约参观布达拉宫的时间快到了,我说来得及的。
按导航指引,却把我们带到一城乡结合部,我下车后在小巷子里穿来穿去,就是找不到补车店。由于语言不通,烈日之下想找一个问路的人都很困难。心里一急,脚下的步伐稍一加快就大喘气,我马上在心里暗示自己要“慢镜头、慢镜头”。好不容易看到一汉人开的小超市,一阵东指西划,总算弄明白了方位。
卸下轮胎经浸水检查,果然漏气了。拆胎、打磨、涂胶、贴补胶片……
轮胎装上车后,老杨一看表还有点时间,他马上对我说“上车,我送你去布达拉宫!”
“算了,你儿子同事说,因安检和防疫要求,参观布达拉宫要提前一个小时进广场,这个时候去已经晚了。
“不晚,走嘛,来得急”老杨催促我。
经过刚才找路、问路、补胎的过程,此时我的心情已不再适合去参观那么一个神圣的宫殿,而且时间点确实已经过了,“留点遗憾吧,给下次再来西藏找点理由。”我对老杨说。
[attach]1036797[/attach]
又是一路向西,从日喀则的拉孜县开始,我们就驶入了我梦寐以求的那条“魔鬼公路”的核心路段。它是世界上最艰险公路之一,它穿越举世闻名的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冈底斯山、喜马拉雅山。翻越16个冰大坂,涉44条冰河,全线经过的大部分地段为无网络信号的无人区。它的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是世界上路况极差和环境最恶劣的高原公路。这就是通向新疆的国道219线。
[attach]1036798[/attach]
[attach]1036799[/attach]

我们直奔那座心目中的神山----岗仁波齐。本想领略一下神山的雄伟身姿,在转山的路上走上那么一小段,感受一下那神圣的氛围和过程。但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岗仁波齐封山了!这风尘扑扑、一路奔袭得来的却是这个结果,令人好生失望。看着在路上拍到的神山峰峦照片,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
[attach]1036808[/attach]
[attach]1036800[/attach]
[attach]1036801[/attach]
[attach]1036802[/attach]
[attach]1036803[/attach]
扎达土林好壮观。
[attach]1036804[/attach]
古格王朝遗址
    赶到日土做了核酸检测,翌日清晨路过县加油站,老杨看油表显示还能跑606公里,于是我们继续向前。玛多乡加油站是西藏境内的最后一个加油站了,此时我们犯了一个不能原谅的错误,就是没能给车把油箱续满油!我忽略了网友说的“见油站就加满”的忠告。在接下来的高海拔的连续超长距离爬坡中,油表指针快速下降。当油表的续航里程显示只有80公里时,四周的景色还是满目荒凉,关键是这车的续航里程严重不准!在这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没有网络信号的高原冻土地带,万一汽车在这里因没油而爬下了,到深夜这饥饿、严寒、野兽……缺油的恐惧袭来,这时的老杨心里也没有了底,他焦急地问我还有多远才到加油站?这话明显是问得多余的,他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我哪知道还有多远呢?为不让他着急,我故意翻阅地图作认真地查找状,并安慰他,快了,快了……
[attach]1036805[/attach]         
   2022年6月6日,在G219国道线上翻越了65000米以上雪山,以及全长300余公里的高海拔公路和“冻土沉降层”路段,驶过200多公里无信号的无人区,克服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后,我们安全抵达新疆境内的大红柳滩有人烟了”,当看见公路右前方红色的“中国石油”油站标识时,老杨紧繃的脸上终于绽开了孩子般的笑容,此时此刻“乐得合不拢嘴”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加油站只有95号汽油,管他的!我对工作人员大声地说“加满”时,语气特别豪爽。
[attach]1036806[/attach]
    经过严格的公安边防检查和防疫检测,晚上我们顺利到达三十里营房”。
    又一座海拔近5000米的大坂翻越后,刚一下坡前面就因改道在施工,车辆驶入一段满是沙土砾石的路段,顿时尘土飞扬。突然老杨感觉车辆有点跑偏,他叫我下车查看,哇,又是左前轮,瘪了。赶紧取出千斤顶,并将车轮掩塞好,此时为了将车顶起,再脏再硌人的路面也得爬下去。在海拔4600多米的高原上换胎,顶起车辆时,每拧紧一圈千斤顶加力杆,我都会张大嘴巴喘气,几圈拧下来我就头冒虚汗气喘吁吁了。老杨见状要来替換被我挡开。出发前,有着高原生活经验的泳友王海关曾把我叫到一旁低声说道,到了高原,你要多关心一下老杨,你看他嘴唇绀紫,那就是血氧饱合度不够的现象……所以此时此地我不能让他干这体力活儿,只让他给我打打下手。
我再一次深呼吸,并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要慢镜头、慢镜头……卸胎、装胎、拧锣帽,再将卸下的轮胎放入后备箱,我不慌不忙地做着这一切。
[attach]1036807[/attach]

[attach]1036809[/attach]

为保乌纱帽而将防疫手段层层加码的各级政府部门,检验结果也互不承认。尽管我们所有的信息全部有效,可在进叶城前还是得在距县城约七十公里的柯克亚防疫检查站做现场核酸检测,待四小时阴性结果出来后才能通过。
在成都出发前,老杨问我到了新疆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时,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肯定是资格的烤羊肉串啦!老杨一听,直接骂我瓜儿!然后他大声地告诉我,到了新疆要吃烤羊排、烤羊腿……
“两个人烤羊腿,我们是大胃嗦?”
[attach]1036810[/attach]

[attach]1036811[/attach]
在叶城一家豪华的清真餐馆里,烤羊肉串烤羊排我俩都如愿以偿。
[attach]1036812[/attach]

[attach]1036813[/attach]

[attach]1036814[/attach]
喀什掠影。
从喀什出来再过叶城,我们踏上了返程的路途。和田、且末、沙漠腹地的罗布泊、若羌……离开了广袤的新疆大地,我们进入了青海省最年轻、最寂寞的县级市茫崖。恕我直言,来这之前,这个地名我闻所未闻。但就这样一个小地方,其过度防疫的政策令人大跌眼镜!
我们来到一家酒店,大厅小妹听说我们是刚入境青海的游客时,便婉言谢绝我们入住,要我们到指定的酒店去隔离三天,做两次核酸检测,说这是上面规定的,全市旅店都在执行。我说我们俩人全是绿码,有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证明,行程卡全程一带星……
“不好意思,真的不能接待。”不待我话说完,小妹做了个标准版的无奈微笑。末了,她又好心地建议我们到前面的格尔木去,“那里的防疫政策要宽松些”。我在导航里一查,现在出发去格尔木,要明天的凌晨4点半钟后才能到达,而且到达后即不能睡又不能玩,去干什么,最关键的是我们已经开了一整天的车。
看来今晚只能在车上过夜了,老杨闻讯后一言不发。
茫崖,一座没有温度的小城!
突然老杨灵机一动,“到刚才路边那个东北人开的大车店去看看。”老杨说的大车店,其实就是路上跑长途运输的大货车司机的歇脚点。再说直白些,就是有点像过去东北地区城乡间的通铺骡马客栈,只是现在条件改善了些,不再是通铺,而是隔成了小房间。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我打开车门,老杨还特别告诫我,别给他们说,我们是去了酒店被拒绝的!
老杨呵,你真是聪明绝顶啦!
大车店是由一位“养着大车”的女老板经营,我告诉她我们是俩老头出来旅游的。看着和自己父亲年纪相仿的两位老人,女老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她只要了我俩的身份证信息做了登记,竟连行程码也没让扫。安排的一个双人房间里虽然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淋浴设施,但我们也很满意了。为了不因此文的发表而给女老板带来麻烦,我只在本文里配上一张远景插图。
[attach]1036815[/attach]

花久高速只是一条简单的双向四车道高速公路,连应急车道也没有!车行其间,显得尤为逼仄。就在这狭窄的高速公路上,我们的车左前轮第三次被扎!这次惹祸的是一块该死的三角形塑料残片。车靠边后,马上开启应急灯,并在车后支起三角形警示牌。还是处于4000多米的高海拔区域,只是路面已是整洁平顺的柏油路面,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千斤顶的支称点。
和泳友乘坐老杨的车一同外出的经历,掐指一算,已有十二个年头之久,这十二年来不论路途远近,可以说连搬手都没动过。这次远征的三次换胎过程,竟让我有了重操旧业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五十年前。
历时19天,经过9300多公里的长途爬涉,2022年6月13日我们平安返回成都,圆满结束了这次令人难忘的长途旅游。
                              2022年6月23日写于成都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9-27 19:14 , Processed in 0.143009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