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难忘牛背上读《资本论》

2022-9-17 11:01|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32| 评论: 0|原作者: 海丝路老翁

摘要: 难忘牛背上读《资本论》 下乡当知青的日子里,我们是集体知青点,在学习安排方面言,还是比较常规性的,起码每周晚上都要安排一至两次学习,主要是读报、学文件之类。总之,就是要跟着当时的政治时事形势学习。 ...
                              难忘牛背上读《资本论》

       下乡当知青的日子里,我们是集体知青点,在学习安排方面言,还是比较常规性的,起码每周晚上都要安排一至两次学习,主要是读报、学文件之类。总之,就是要跟着当时的政治时事形势学习。
       到了1974年和1975年之间,全国上下掀起了“学理论抓路线”的热潮,各行各业都要结合自身的工作实际,围绕着“学理论抓路线”开展学习活动。一时间,“学理论抓路线促农业生产”、“学理论抓路线促工业发展”、“学理论抓路线促进文艺繁荣”等标语口号遍地开花。我们知青也就是要紧跟形势,开展“学理论抓路线促扎根”活动的。开始时,大家都是跟着读读报纸上或发下来的学习资料里的学理论文章,似懂非懂的写一篇学习体会,聊且过关。但是,随着“学理论抓路线”学习活动的深入发展,上升到了要学原著的阶段。那时我在知青点是一个不挂名的负责人(场部在宣布我担任一个生产队的负责人时,专门找我谈话告知,由于我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为了防止产生负面影响,只在口头宣布担任管全面的副队长,不设正队长,不下任职文件),因此被安排带头学原著。
      开始时,是场部指定(也是当时全国都要通读的)通读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虽然这本书的篇幅不大,只有一百来页,但对于只读了七年书(小学五年,初中二年)的我来说,无疑已经是深不可测的巨著了。好在,我的隔壁是一个留点帮带我们的老干部(我们是到五七干校当知青的),他订有一份参考消息,而我自己也订有一份《解放军文艺》,因此,东抄西凑的查找资料,通读完《国家与革命》,并写三两篇体会文章并不是难事,因此在全场最先完成了通读任务,交出了体会文章,因此得到了表扬。
       就在我也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接到通知去场部开会(我所在的生产队离场部有三公里),到了场部后,没想到场长给我的任务是要自己再选一本马列著作通读学习,并且要做读书笔记。当时场长就指着办公台上的两本书,一本是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一本是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叫我选其中一本。由于当时在报刊上刊登的学习理论文章中,对《资本论》的书名知道比较多一些,而对《反杜林论》则知之甚少。在场长的催促下,我只好选了《资本论》。
       当我迟迟疑疑的把沉甸甸的《资本论》拿在手上的时候,心头也一下子的沉重起来。因为我知道自己肚里的墨水就那么一点点,根本就无法读得懂这本厚厚《资本论》,更不用说要写学习体会了。场长看到我为难的样子,半安慰半鼓励地说,这个任务没有限定的时间,场部也会指定留点的老干部指导你来学习,你只要保持按时学习,有进度,不脱节就行了。
    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生产队,才知道场长所说安排指导我学习的人,就是隔壁的老干部。他一见我捧着厚厚的《资本论》回来,就哈哈地笑着说,这是上面指定的一个“硬头方”(硬任务),场部在四个生产队及直属单位中选来选去,最后决定这个担只有你来担了,场长叫我指导你学习,但我是学农业植保的,肚里的这几点墨水,拿去“淋番薯”(用在农业方面)差不多,学理论我是无法帮你哈!你还是自己落力翻字典哦。
       这位老干部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后来确实是给了我很多指点和帮助。他先是建议我开始时每天只看三几页,等看通顺了里面文字叙述之后才逐步增加。他还对我说,晚上看书可以到他宿舍来一起就灯光(那时候煤油是凭票定量供应的,我们知青每月只有一点点,是不够日常照明用的),后来他还把他用过的旧电池攒下来给我,我再用四节甚至更多串起照明使用。这是我知青经历中难以忘怀的一个片段。
    就这样,我由此开始了每天“啃”书的“攻关”。虽然《资本论》的文字叙述并不是艰涩难懂,但理论性很强,特别的在对一些理论论述的时候,采用大量的计算公式进行论证。这里涉及的名词,如“商品的自然形式成为价值形式”、“剩余价值率”的表现形式、剩余价值同资本的可变部分的比率”等,从字面上看是不难通读,但大多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听说过的,要理解其中的意思,就感到非常困难了。加上我这个初中二年级的文化底子,根本就没有数学基础,要起来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而在当时,生产队里的农耕任务是非常繁重的,每个人要耕种的水田和坡地加起来人均近四亩,一年四季,水稻、甘蔗、花生、豆类、红薯、蔬菜都要轮着种,犁地耙田我都要一把抓,经常是早上五、六点就起床整理田亩,让队员们吃了早餐到田间就能耕种,晚上还要安排值夜,考虑第二天的农事,是很难静下心来“啃”那些生硬词句的。
    好在,当时农场沿用了“五七干校”的休假制度,规定每个月有四天的假期,是要到月底或农闲的时候才调剂安排放假的。每当放假的日子,家在县城的知青都回家里探亲,补充给养了,队里只有我和另外三四名远路的知青无法回家,就留在生产队看牛,(队里有二十多头牛)而这些日子就是我能静下心来“发功”“啃”书的时候了。
    每在这短暂的几天里,一早起来把牛赶到山坡上,大家分工把住各个路口,任由牛群在山窝里吃草溜达,我就找棵树冠大的松树下,开始静静的读《资本论》,看的累了,有时还会骑到牛背上,骑牛看“唱本”。就这样持之以恒,居然半通不懂,似是而非的看完了《资本论》第一卷。虽然当时确是不甚知之,但对里面的词句印象深刻。后来,招工到企业,做企业领导,到政府经济部门工作,编写项目方案,制定发展规划,逐步加深了对《资本论》相关论述的理解,在工作中也能够挤出出一两句经典名词。每当这时,同事或领导都很意外,以为我是临时“抱佛教”应急,他们却不知这位我知青岁月的“私藏”。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9-27 19:08 , Processed in 0.137007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