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长篇小说《猴石山》117(下)

2023-9-12 20:27|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59| 评论: 0|原作者: 我的第二故乡

摘要: 长篇小说《猴石山》117(下) 作者:我的第二故乡(曹振声) 第三十六章竟是那张照片 117(下)“咔嚓!”门外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打了个晴天霹雳!紧跟着天色变暗了,大风袭来,刮得屋门“啪啪”作响。肖卫东赶忙跑 ...

长篇小说《猴石山》117(下)
作者:我的第二故乡(曹振声)

第三十六章竟是那张照片

117(下)
“咔嚓!”门外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打了个晴天霹雳!紧跟着天色变暗了,大风袭来,刮得屋门“啪啪”作响。
肖卫东赶忙跑过去关上门,回身一看,妈妈抽泣着,泪水从脸上流淌下来,已经浸湿了她身穿的打着补丁的裤子!
“妈——!”肖卫东再也忍不住了,大叫着扑了过去,跪倒在妈妈的膝盖上……
窗外,成团成团的乌云翻涌过来,雷声轰鸣,一声紧似一声;电光爆闪,一道亮似一道!终于,天盆倾斜下来,泼洒开了它那无穷无尽的水,还夹杂着鸡蛋大小的冰雹……
屋内,杜秀娥紧紧地搂住肖卫东,泪珠儿滴滴垂落在她的肩背上,洇湿了她身穿的白背心,浸入了她的躯体,她的心肺……她顾不了这些,也顾不了窗外雷雨冰雹的肆虐!紧紧地搂着她,颤抖的心不住呼唤:东东,东东,我的东东!十九年了,眼看就到十九年前你出生的那天了……她的脑海幻现着:那天也是雷雨交加,她大声喊叫着,迎接着她的“呱呱坠地”;她似乎看到了站在床前的奶奶那张干巴巴脸上的惊喜;她恍恍惚惚地感觉她饿得昼夜哭闹,而她却只能痛恨自己干瘪的奶头;她似乎感觉她还在抱着嘴里吸吮着大拇指的东东站在大门口,朝东张望,经受风吹日晒、电闪雷鸣,还有狂风暴雪……
肖卫东落着泪,伏在妈妈的怀里,听着窗外的雷声、雨响,回想着石团长让她转交给妈妈的那封没写一个字,却足足装有一千元的奇怪的信,体会着此时此刻妈妈极度痛苦、落泪不止的心,想起了石裕山在信中写的那句“把信交给你的妈妈,她会告诉你”的话,感觉到妈妈和石团长一定认识,而且一定不是一般的认识。会是什么呢?她和他……?她弄不懂,也没办法,总要等妈妈情绪好些了,她才能说呀!她慢慢地抬起头,想看看妈妈,没想到妈妈把她搂得更紧了……
老天的“神经”终于发过去了,风停了,雨住了,雷电也收回了它的淫威。屋里的钟摆声渐大了,“嗒嗒”地敲打着妈妈那伤痛无奈的心灵,也敲打着女儿那茫茫无知的大脑……
好半天,妈妈的泪水止住了,慢慢地扶起怀里的女儿,深情地看着她,手指着桌上的信和钱,哽咽着说:“你给他拿回去吧,妈不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肖卫东再也忍不住了,两手摇着妈妈的肩膀,嚷了起来,“妈,您倒是说呀!”
“哇……!”杜秀娥闻听此言,猛地站起来,推了一把站在她眼前的肖卫东,“哇”地哭出了声,没顾上看一眼被她推倒的闺女,蓬松着头跌跌撞撞地扶着门框走进了西边的里屋,扑倒在靠西墙的大床上,呜呜咽咽地放声大哭了起来……
是啊!“他”来了,给她带来一丝安慰:她知道了他还活着,闺女的生父还健在!也揭开了她心灵上那深深的伤疤,使她惶恐不安,使她无法面对……!尽管她知道这事总有一天要告诉她,她也准备在某天某刻告诉她;尽管感谢“他”找到了二十年前救她的那位恩人,老肖告诉她后她迫不及待地跑去谢恩,不仅了了她二十多年的一桩心愿,还意外地得知恩人的闺女与她的东东在一个连队,还是好朋友,心里很高兴;尽管老肖临走时还对她说,石裕山既然来了,事儿就不能继续瞒下去了,现在世道这么乱,别那边嚷嚷开了,孩子还蒙在鼓里,造成不好的影响……但看着眼前的肖卫东,看着她和“他”的“骨血之花”,和“他”的突然出现一样,同样思想准备不足的她,能面对吗?尽管她心里早有准备要把闺女的身世告诉她,但是事到临头,她又紧张、忐忑得无法开口,我该怎样跟她说呢?连跟“他”都说不出口的话,又怎么跟自己的孩子张嘴,怎么才能跟她解释呢……?
肖卫东从地上爬起来,把痴痴的泪眼投向里屋,莫名奇妙地看着妈妈。她知道,一定是石团长的信,虽然是一字没写的信,还有信封里的那些钱深深地刺痛了妈妈,或是猛然间揭开了妈妈从未说起的、曾经有过,但久久不能愈合的伤疤!那会是什么呢?她想不清。她看看痛哭不止的妈妈,又看看桌上的信和钱,默默地把它们装进信封,恭恭敬敬地把它放进座钟旁妈妈常用的那个小木匣里,倚着桌子呆呆地站在那儿冥思苦想……
“他一定不是你说的那种‘舅舅’”,庞新花的话一下子在她的大脑中回响起来:他不是我舅舅?庞新花说得对!一个舅舅,妈妈会如此伤心吗?他会是谁呢?难道他和妈妈之间……?
“大姐!”门开了,小柱子看见肖卫东,惊喜地叫着,扔了书包,连跑带跳地扑到肖卫东的怀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闪动着眼眉问。
“柱子,放学了?”肖卫东把他搂在怀里好一会儿,扳起他的头,眼窝里滚着泪珠儿说,“让姐看看,长高了没?”
“大姐,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小柱子从她的怀里挣脱出来,一扭头看见里屋床上的妈妈,跑了进去,扑上床趴在杜秀娥身边不解地问:“妈,我大姐回来,您该高兴啊!您不是总念叨她吗?您干嘛哭哇?”
“你放学了?”杜秀娥抬起蓬乱的头看他,坐了起来,抬起手背抹了一把泪眼,强忍内心伤痛掩饰说,“妈是高兴的。”
“妈,瞧您。”天真的小柱子拉着妈妈的手走出里屋,走到脸盆架前说,“快擦把脸,跟我大姐好好说说话儿吧!”他为妈妈放进了毛巾。
“柱子,你真长大了!”肖卫东看着他的举动,听着他体贴的言语,心中感慨万千。她知道再过一会儿,银玲、银花也就回来了。那封信或说是妈妈和石团长之间的秘密,妈妈就是想说,也只有耐着性子等到明天了。
“大姐,你回来就别走了!”小柱子拉住肖卫东的手甜甜地说,“妈妈和我,还有二姐三姐,都想死你了!”
“不行啊,柱子。”肖卫东拉着小柱子的手,看着正擦脸的妈妈说,“妈,领导就给了七天假,路上来回就得四天……”
“什么?你只能呆三天……?”杜秀娥惊愕地打断了她的话,手上的毛巾落进脸盆,“砰”地溅起了水滴。她捋了一把额边的头发,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波涛汹涌,“瞧我,光顾高兴了,还没给你做饭!”她叫过小柱子,从衣兜里拿出“肉票”和钱,“快,快去卖肉,我给你擀面吃!”
“哎——!”小柱子拖着长腔答应,蹦蹦跳跳地跑了,迎面走来了放学回家的银玲、银花。
姐妹相见,自然少不了久别重逢的惊喜与亲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4-7-20 18:07 , Processed in 0.153009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