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长篇小说《猴石山》119 文/我的第二故乡

2023-9-13 21:27|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65| 评论: 0|原作者: 我的第二故乡

摘要: 长篇小说《猴石山》119 作者:我的第二故乡(曹振声) 第三十六章竟是那张照片 119天,闷热得很,没有一丝微风。乌云,不动声色地挤压大地,压得人喘不过气。“嘀……”汽笛一声长鸣,蒸汽火车施展开它的风驰电掣, ...

长篇小说《猴石山》119


作者:我的第二故乡(曹振声)

第三十六章竟是那张照片

119
天,闷热得很,没有一丝微风。
乌云,不动声色地挤压大地,压得人喘不过气。
“嘀……”汽笛一声长鸣,蒸汽火车施展开它的风驰电掣,在这无隙的沉闷空气中撕开一道裂缝,驶出了北京……
今天一早,肖卫东劝住了吵闹着要去火车站送她的弟弟妹妹,她不想耽误他们上学。即将离家的她难舍难分、心事重重地趴在杜秀娥的怀里呜呜咽咽……八点半了,她不敢再问妈妈,也知道妈妈不会再说什么了,不得不背上书包,给妈妈深深地鞠了一躬,拎起两个大旅行袋,滴着眼泪默默地、无奈地、心情沉重地推开了家门……就这么离开家,她不甘心呀!但她又有什么辙!时间不等人啊,再有两个小时火车就开出北京了……刚走到大院门口,妈妈叫喊着追了出来,一把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泣不成声……昨天,迫切想揭开谜底的肖卫东寄希望于在家的最后一个晚上,故而没去庞新花家。刚才在火车站的月台上,她见到了庞新花的妈妈,但她妈妈看她的眼神,却让她感到很奇怪……
无论人们如何不情愿,如何牵手难离,也只能饱含热泪挥手告别,将亲人的话语铭记心中;把看到亲人的最后一眼收进自己心中的画册;用离别的泪水泼湿那长长的无情的铁轨!
火车“隆隆”的行进声,声声敲打着肖卫东的心。她的眼睛盯着窗外,却无心浏览这初夏的美景,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在妈妈身边呆了三天啊!然而这宝贵的三天,妈妈却是在泪水中度过的。只要一提起“他”,妈妈就不说一句话,而是泪水涟涟。她很想写信问爸爸,可爸爸刚去“三线”,还不知道他的通信地址,她只好求妈妈接到爸爸回信后尽快告诉她,好在妈妈答应了,才使她紧张疲惫的神经有了些舒缓。她抬眼看看坐在身旁的庞新花,不觉心生嫉妒:瞧她,有多开心呀?哪儿像我,有这么多烦心事?
“你说,薛奶奶看见咱们给她买的那对塑料糖盒,得有多喜欢啊!”已从离别亲人之痛解脱出来的庞新花憧憬着,侧身从挂在衣帽钩的挎包里拿出一个纸口袋,放在台桌上,举起一个白杏:“快尝尝,我哥买的。”
“你有哥多好哇!”肖卫东羡慕地说了句,接过杏咬了一口,“嗯,还行,有点酸。”她又皱起了眉头。
“还在想啊?”庞新花哄她,央求她,“求求你了,别想了,开心点儿,好不好?”
“敢情你没有那么多烦心事儿!”肖卫东看着她,放下杏核,为难地嘴角一笑。
“哎,你小名叫什么?”庞新花冷不丁地向她提了个问题。她为什么会提这个问题?这几天她一直在想:去年刚到九七六农场认识她时,一听她的名字,还以为她是个“造反派”呢,曾经十分戒备她,后来摇了她“煤球”,看到她的天真、善良和质朴,还时不时地冒点儿小傻气,才慢慢跟她亲近了,成了最知心不过的朋友……她想起了石团长曾问她改没改过名,也想到自己的哥哥叫“新国”,我和哥哥是排着一个“新”字的,而她和她的弟弟妹妹……?透过这些,再看石团长如何对她,如何对她妈妈,还不明晰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小名叫‘东东’,对吧?”她胸有成竹地说。
“是啊。”肖卫东应着,抬起疑惑的眼问,“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庞新花得意地笑了,反诘道,“这还用猜?”
“怎么……?”肖卫东不明白她的话中话,两只手搭在台桌上嘟囔道,“我怎么就猜不出你的小名……?”
“你也不想想,谁家兄弟姊妹的名字不排字?”庞新花想尽办法提示她,“除非……?”她不说了,显得十分神秘。
“除非什么?”肖卫东攥起了她的一只手,睁着大眼问。
庞新花“咯咯”笑着,拉了拉她攥着的手,伏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除非他们家的孩子,不是……”她又一次把下半句话咽下去了,红着脸低下了头。
“去你的!”肖卫东狠狠地攥了她的手,厌烦地顶了她一句。但她出口的话语已不似从前那样生硬,那样气愤,而是轻轻的,甜甜的。她把庞新花的头扳到自己胸前,咬着嘴唇轻轻地梳理着她脑后的短发,也在梳理着她大脑与内心中的矛盾:她的大脑理智地告诉她,庞新花的猜测是对的,石团长极有可能是她的生父,只有这样解释,石团长对她的格外关注、向她问这问那、送她军装以及给她妈妈的那封信等等的一切,还有妈妈连日来的极度悲伤和哭泣不语,才显得那么合乎情理,顺理成章。她似乎醒悟到了他,但她的内心却在极力反抗,她的情感也无法接受。因为,她是她爸爸养大的!从她记事起,她就和她的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呀!怎么会平地起惊雷,又冒出一个爸爸……?在她的印象里,在她从小接受的正规传统的教育里,一个人只能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直到上初中那年学校组织看电影《英雄儿女》,她才第一次听说一个人可能会有两个爸爸。难道……?难道我也像电影里的“王芳”一样,有一个老工人的爸爸,还有一个……?
“旅客同志们,列车现在供应午餐……”
紧跟车厢大喇叭震动的声响,人们议论着,有人准备去餐车,有人往外拿自带的食物……
“我这儿有面包,香肠。”庞新花看着她说,“够咱俩的了。”
“不。”肖卫东拦住了她,站起来,“我妈给买的火烧夹肉,天这么热,搁不住。”说着她摘下了书包……
就在肖卫东打开书包拿火烧的时候,庞新花看见了石裕山让她带给她妈的那封信,惊异地问:“你到底把它带回来了?”
“咳!”肖卫东叹了口气,把火烧放在小桌上,无奈地说,“不知道我妈什么时候塞进书包的……”
听肖卫东一说,庞新花动开了脑子:她妈妈坚持让她把信退还给石团长,会不会给他留下只言片语……?她神秘地看着她问:“你没看吧?你妈会不会给他写点什么?”
庞新花的话提醒了肖卫东。她看了一眼那信封,没有封口,小心翼翼地从书包里拿出那封信,忐忑不安地把信封里的东西倒出来。她失望了,还是那沓没打捆的十元钱,还是那张空空如也的信纸!只是那信纸不再包裹钱,而是折叠着……她慌乱的手急忙打开信纸一看,那里面竟包着那张“三人照片”!她的眼神凝滞了,大脑发木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看到这张妈妈珍藏的老照片啊!
庞新花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两只放大的瞳孔死死地盯住了肖卫东手里的照片,皱着眉头,用心看照片上的壮男俊女,脑海中闪现着石裕山的英姿,还不时地端详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推着肖卫东的胳膊指着照片说:“你看,你的脸蛋、眼睛像你妈,你的鼻子、嘴唇、额头像他……”
真的,真的!肖卫东的心紧张起来,不住地颤抖。直到这时她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明白了石团长的“特意安排”,也理解了妈妈的长哭不语和良苦用心。不然,妈妈干嘛把这张老照片放进这没有封口的信里呢……?妈妈,妈妈,我的妈妈呀!您为什么不亲口告诉我呢……?
庞新花欣喜地看着眉头逐渐舒展的肖卫东,心里笑得开了花,却不敢出声,伸手扳过她的肩头,让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
“嘀——!”火车一声长鸣,驶出了山海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4-7-20 18:08 , Processed in 0.14200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