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我的创业队 五 我的洗脸盆不见了

2023-11-11 08:44|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135| 评论: 0|原作者: 陈维新

摘要: 五、我的洗脸盆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较晚,这几天在船上几乎就没有睡觉,再加上昨天的忙碌,晚上睡得又晚,醒来时已经快六点了。其他人已经开始洗脸刷牙,我慌忙穿上衣服,把被褥像其他人一样往墙根角一卷, ... ...
五、我的洗脸盆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较晚,这几天在船上几乎就没有睡觉,再加上昨天的忙碌,晚上睡得又晚,醒来时已经快六点了。其他人已经开始洗脸刷牙,我慌忙穿上衣服,把被褥像其他人一样往墙根角一卷,就去铺下拿洗脸盆。
“那是我的!”一个哈尔滨的知青坐在铺头上说。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你的?”
“对!是我的。”他个头不高,稍胖,脑袋不小,说话不紧不慢的,嗓音里有很重的膛音。
“那我的盆哪?”我一下子蒙了。
“哪个?”胡凤志大嗓门,手里握着一个白钢的汤勺匆匆地走过来,往铺底下看了一眼,说;“对!这个是王建城的。”说完又看了我一眼。
哦!这小子叫王建城啊,别看他个矮,但是说话不紧不慢,表情淡定,有一种令人不容置辩的意志。我一时也确定不下来这个洗脸盆到底是不是我的,因为是我父亲单位统一发的,还没用过,是什么花色和图案我也没注意,再说我是初来乍到还有些拘谨,也不敢多说什么就走了出去。
“还不去洗脸?快要开饭啦。”刘景芝看见了我说。
“我的洗脸盆不见了。”我委屈地说。
“哪去了?谁拿去了?”她喊了起来。
“不知道啊。”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有人帮我,感动得都快要哭了。
刘景芝马上进屋往我的铺下一看;“那不是吗?”
“他说是他的。”我往王建城那边一指。
王建城接过话说;“那是我的。”语调仍然平稳,表情淡定。
“是王建城的。”胡凤志马上又补了一句。
“你的脸盆你不认识吗?”刘景芝转过头问我。
“我也没记住啊,好像都是一样的。”
我铺底下的那个洗脸盆是个新的,印着两条红黄色的大金鱼,很鲜艳,我觉得就是我的,可是王建城却偏偏硬说是他的,我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他记混了。
“史长明,把你的盆给小魏用一下。”刘景芝对刚刚进门的史长明说。
“怎么了,你的盆呢?”史长明把盆递给我。
“行了!别问了。”刘景芝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等我洗完脸到食堂打饭时已是最后一个人了。


七点半左右院子里响起了一串急促的哨子声,有人喊;“集合了!——集合了!——”
我们慌忙跑出宿舍来到操场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大高个,面对着我们表情严肃地喊道;“女的在前面男的在后面,站好!立正!——”
看到我们站好后,他转头向他身边的一个短粗胖男知青说;“李连长点下名。”
那个被称作李连长的人叫李光哲是哈尔滨的知青,朝鲜族,小眼睛,浓密的头发自来卷,鲜族人的特征非常明显。他拿着名单每念到一个名字我们都喊一声到,然后他和那个人都会认真地看一眼。
点完名后那个大高个标本溜直地站着,高声说道;“我叫翟永富,是公社的武装部长,佳木斯新来的还不知道,从今天开始我就和你们一起学习工作,大家要搞好团结。今后都在一起生活劳动了,希望大家要遵守纪律,服从分配。我们这个队叫“曙光公社创业队”。知青点正在建设,大家暂时先住在这里、、、现在我们这些人分成四个班,下面由李连长公布各班的名单。”
我们的创业队叫做“连”是模仿兵团的编制称谓。
我被分到了第四班,班长叫李凤兰,哈尔滨知青,也是我们队的指导员。大眼睛双眼皮,脸盘很圆,像个大苹果,善于表达,说话爱甩词,为人热情,对谁都是那么关怀备至,在她的身上总是能让人感到有一种能量。人也很活泼,尤其是在人多的时候总是能听到她欢快的笑声,兴奋起来连跳脚带拍巴掌的。
分完班后开始分组活动,我们班有十四个人,在操场的空地上围坐成一圈,大家自报自己的姓名,李凤兰拿着笔记本记着。每个人都要表态今后怎么干,所有人的发言基本都是一样的,什么“服从分配听从指挥,团结同志,不怕苦不怕累,等等”。十几个人依次重复着这几句话,非常的枯燥和单调,表决心就得这么说啊,谁还能说出什么花样吗?
不过,这样的班会也是一次相互认识的机会,通过发言也能让人产生印象,在感知上有个大致的了解。我发现,这里除了哈尔滨的知青外还有不少是抚远县当地的知青,大家介绍完了以后,李凤兰又讲了一些有关纪律和互相团结帮助的事情。
大家都发完言了,班长也作了总结,可是别的组还在围聚着,所以李凤兰也不好宣布散会,我们继续围坐着也没什么话可说。
戴士杰突然问;“咱们工资是多少啊?”
谈起了这个话题,先来的那些人立刻兴奋起来,争先恐后地向我们介绍;“第一年;二十四元,第二年;二十八元,第三年;三十七元。”
我感到很高兴也很满足,“二十四元”不少了,基本够花,临走时我妈还给我带了二十块钱。
“那每个月吃饭得多少钱啊?”费忠萍问。
李凤兰说;“这就要看你的饭量了,像咱们女生基本五六块钱就差不多,他们男生饭量大十块钱左右吧。”
“还有口、口、口粮、、、”崔永杰磕磕巴巴地抢着说。
崔永杰是哈尔滨知青,长得黑瘦,刀条脸,戴个军帽还揪个尖,上衣的扣子从来不系,裂着个怀,嗓音嘶哑,说话时下嘴唇有时哆嗦。由于着急说话一时语塞,卡壳了。
王桂芹马上打断了他的话,“行啦!你别说啦。”很不满地向他飘了一个白眼。
崔永杰立刻闭嘴,憨笑着低下头。
“哈哈哈。”大家一阵嬉笑。
王桂芹是抚远县当地知青,小眼睛,梳着两条辫子,看到她训斥崔永杰的样子,让人觉得他俩的关系好像有点特殊。
李凤兰笑着说;“口粮是这样的,男生是三十二斤,女生是二十八斤。”
“你们看,他们散会了。”一个女生指着那边说。
我们转头望过去,男生宿舍里走出一群人,哼哼唧唧的一副轻松的样子。随即我们也跟着站起来扑落着屁股上的尘土,散去。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4-7-20 18:33 , Processed in 0.13800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