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青春放歌于大山 ——我的知青岁月

2022-9-2 15:40|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106| 评论: 0|原作者: 大江大河

摘要: 青春放歌于大山 ——我的知青岁月 作者:何德芳 (网名:大江大河) 记得小时候我就喜欢清澈的河水,尤为喜欢家乡奔流不息的滔滔便江水。然而,生命长河中的那青春之水更是我的爱点。高中毕业后,十六、七 ...
青春放歌于大山   
                ——我的知青岁月
      作者:何德芳 (网名:大江大河)

记得小时候我就喜欢清澈的河水,尤为喜欢家乡奔流不息滔滔便江水。然而,生命长河中那青春水更是我的点。
高中毕业后,十六、七岁的我懵懵懂懂,带着一身稚气步入了青春,伫立于青春的水边,青春的心总是溢满幻想,向往着参军、上大学或者去大工厂当工人的美好梦想,然而,青春的水流得很急,容不得你想缓流,必须顺应时代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就这样我1974年3月底下乡插队在湖南省永兴县大布江公社坪上大队,从此青春的我开始走向了我人生社会的第一站。

☆下乡的第一处 ——坪上大平坑生产队
大布江坪上大队这个穷僻偏远的山村地处罗霄山脉与南岭山脉的交汇处,山区经济十分落后,交通不便。而大平坑生产队更为偏远,离坪上大队部还有四、五里的山径小路,交通极为不便,当时连买点食盐、酱醋之类的东西都要跑到四、五里以外的大队部代销点,当地还有许多人都没见过汽车,电灯之类的东西,经济基础,生产力水平各方面十分落后,尤其是山里人的自然素质、文化方面更落后。看到如此情景,对于我这个当时不满十八岁的年轻人,第一次离开家门就遇到这样令人堪目的严酷现实,真是寒心极了,目睹周围带给你的是失落、彷徨、或忧伤。退却换个地方吧实不可能,难言的苦衷只好往肚里咽,就这样无奈地安”居于此,默默地劳动锻炼,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强吞忍气的坚持下去。幸好与其插队落脚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庄还有两位知青,一位是1968年下乡的老三届知青张小平大哥,另一位是与我同时下乡的知青杨崇华好友(同属永兴印刷厂子弟),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兄弟仨食宿在一间依坡而建的两层楼的旧土房里,土房的一层是简陋的大平坑初小教室,当时执教的廖老师时不时还和我们三个知青一同搭伙,抱团取暖。在此,我尤其要感谢张小平大哥对我们后知青两人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照和劳动中给予很多的帮助。插队劳动及生活半年后,艰难的逆境慢慢地使我自己在人生的认识上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

☆下乡的第二处 ——坪上知青生产队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1974年下半年坪上大队奉上级之令,(据说1974年起,知青上山下乡的模式发生了变化,知青下乡不再分散寄宿在生产队农民家中,而是建立知青安置点,采取厂、社挂钩的形式定向接收知青上山下乡,知青实行集中住宿,并派遣带队干部管理知青的生产和生活以及与当地公社大队的沟通,这一经验很快在全国多地推广。)将安插在各生产队的下乡知青大多归拢,组建成立一个生产队,命名为“知青生产”。此后我就被调集统归于“知青队”,过着稍有欢心的知青集体生活,参加集体劳动,劳动表现还不错。大概在75年的4—5月间,由于本人表现不错,积极向上,在时任党支部副书记李白均(当时负责大队的知青工作)的影响下,向团组织递交了申请书,经何平、伍永香两位知青团员的介绍,组织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之后不久担任大队团支部的宣传委员,分管负责一些下乡知青接受再教育的宣传鼓动及通讯报道工作。那个年代我们都不懂得用图(照)片记录历史,也没想到知青后时代留作纪念,所以我们在坪上大队知青生活中的一些有时代特征的典型瞬间、生存环境以及劳动场景都没有记录下来,现在想起来实感遗憾。但有幸的是,也是我唯一的一张知青照,那就是1976年夏收时节的一天下午,李白均带着县知青办的领导一行几人来到坪上知青队参观调访,跟随即时调访的县文化馆工作人员马良权老师,当时拿起携带的海鸥牌照相机“咔嚓”一声给我和李白均拍下了一张知青楼前的合影照,与此同时,亦给知青楼前水塘中正在劳动的女知青张孝莲和许萍湘拍了一张即景照,至今看来,也就是这仅有的两张旧照记载着坪上“知青楼”的光影。

☆下乡的第三处 ——坪上大队完小
在知青队生活、劳动数月后,可能是大队党支部出于我经常被安排出板报、办刊物、书写标语、布置会场等等一些写写画画的差事,索性将我抽调到“坪上大队完小”当民办老师,这样“教学”“宣传”兼顾两不误。此时此刻,值得我欣慰的是,没想到自己可怜兮兮浅有的一点文化知识在这里竟派上用场了。此时此刻,还有更值得我欣慰的是,在这里我遇上了两位女知青,一位叫杨凤捷,她被安排在大队部当“赤脚医生”,另一位就是我的入团介绍人何平,她与我一样也是在“坪上大队完小”当民办老师,我们仨同住一栋楼,同吃一锅饭,朝夕相处,各自所“忙”,各自为“安”,彼此之间和睦相处,友好相待,以至有所好感,有所喜欢,但从未表白过压在心里藏在心间的那种爱意爱慕者说青春萌动特有的好感”。有缘有趣的是我们仨同属“猴”,同年同月同日“下”和“上”(即:下乡和招工返城),同吃同住同感苦与乐。就这样我的知青岁月在“坪上大队完小”结束了,于1976年12月被招进湖南永兴县供电公司当工人,分配工种为室内修理电工,大概半年之后被安排去下属的油市新坝电站工作。

    ……如今,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走着走着人也老了。想起这些往事,心中又多了一份说不完、道不尽的情怀!总之,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雄关漫道真如铁”,“乘风破浪会有时”,是颂歌、还是颤音,得由自己一笔一划实实在在地去描绘去书写。要想活着有意义,体现出真正的人生价值,那就应该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充实,不断地实践,做一个对社会真正的有用之人。   



知青聚会留影
女知青劳动拍影
知青楼前合影
当年的借书证
坪上知青楼
知青仨合影
知青仨人像
大布江坪上现貌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9-27 18:51 , Processed in 0.150009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